三性人

杨海荃述 原沈阳相声大会供稿

  :人的脾气秉性不一样,有脾气暴的,有脾气柔软的,还有好贪小便宜的。今天早起来,我就碰见一个脾气暴的,这个脾气暴的又遇见一个脾气柔软的,脾气柔软的踩了脾气暴的脚啦,脾气暴的说:“你往哪儿踩?”脾气柔软的说:“我没看见。”“你踩了我了,你说你没看见,你若碰上电车呢?”脾气柔软的说:“我也不往电车上撞啊!”脾气暴的说:“你踩了我,你就白踩了吗?”“那若不白踩,鞋踩坏了再给你买一双,脚踩坏了到医院给你上药。”脾气暴的气得说了一句话,我听着都乐了。

  乙:他说什么呀?

  :“我告诉你吧,你也就踩了我了吧。”

  乙:要是踩了别人呢?

  :也白踩呗。这是脾气暴和脾气柔软的。还有一种好贪小便宜的。我就有这么个朋友,昨天我上他家串门儿去了,他死乞白赖地叫我在那儿吃饭。留我吃什么呢?热汤面。面做好了,他一看缺点儿小作料:香油,酱油,醋。按理说应该拿个瓶和碗去打,他没有,拿个沙锅子去打。到了小铺就问:“你有香油吗?”掌柜的说:“有。你打多少钱的?”掌柜的把沙锅接过去,这贪小便宜的说啦:“你给打一分钱的吧!”掌柜的一合计:香油八九角一斤,有心不卖吧,又一条街住着,卖给他就卖给他点儿吧。掌柜的拿起提斗来,给他打半两。贪小便宜的用手接了去,像那个你拿沙锅就走吧,他不走,端着沙锅向掌柜的晃摇,把半两香油全晃沙锅里去了。贪小便宜的说啦:“我打错了,我打酱油,你给我换换吧。”掌柜的接过沙锅一看哪,这点儿香油全晃进沙锅里去了。掌柜的没法子,又给他打了二两酱油,倒在沙锅里,香油又漂上来了。像那个你就走吧,还不走,又跟掌柜的说:“你把醋再给我少弄点儿。”嗬!一分钱他对付三样儿。

  乙:哈哈!这主儿可真够找小便宜的了。

  :你说谁乐意跟交朋友!新社会没有得意这三种人的,旧社会还真有得意这三种人的呢。

  乙:谁得意这三种人呢?

  :旧社会有个知县得意这三种人。他叫两个衙役来,知县说:“今天叫你们不为别的事,就是叫你俩给我抓三个人,要一个脾气暴的,一个脾气柔软的,一个好贪小便宜的。限你们三天,拿来每人赏十两银子;拿不来每人重责四十大板!”

  乙:这倒不错,有赏有罚。

  :二人一听,说:“好!”到街上找去了。从那边来个人就问:“你是不是好贪小便宜?”那人翻了:“你怎么看我好贪小便宜!我买谁东西没给钱?”二人一听:认错人了。到三天头上一个没拿着。老爷一听,生气了:“打四十板子!”屁股全打开花了。老爷说:“再限三天!”这俩人愁起来了,不好逮呀!小偷好逮,这人的脾气在身上带着呢,上哪儿逮去呀?二人一合计,咱们逮不了,找个酒馆去喝酒,喝醉了找个地方一睡,到三天头上不就是四十板嘛!俩人正在吃酒之时,一看大街上的人特别多,把跑堂的叫过来,问:“今天街上咋这么热闹?”“你不知道哇,城外唱野台子戏呢,今天头一天开戏。你们怎么不去看看戏呢!”二衙役一听,说:“好,咱俩看戏去。”在戏台前边,找个得看的地方,往那儿一站。正在看戏,戏台下面打起来了。

  乙:谁和谁?

  :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儿,抱住一个三十来岁的大人的大腿,在那儿又哭又叫:“爸爸!你快回家吧!咱家着火啦。三间房子着了间半了!”一般人一听这话准跑回家救火去,这主儿不着急,问:“怎么啦?”小孩说:“咱家着火啦!”这主儿不紧不慢地说:“不要紧,等咱爷俩看完戏,再一块回家救火去。”这句话还没说完,就从他身后挤过来一个人,扯着他的脖领子,就给他个大嘴巴。挨了打他还不着急,捂着腮帮子看着打人的那位乐:“咱俩也不认识,你凭什么打我呢?”那人说:“我还得打你呢!你家着火了,你为啥不去救火,还在这儿看戏?”这主儿说:“我家着火碍你啥事?你管得着吗?我乐意去就去,不乐意去就不去。你打我嘴巴,白打了吗?”二衙役一听不像话,过去问:“你们因为什么打架?”那个挨打的说:“我家着火了,我儿子叫我回去救火去,我说看完戏再去……”二衙役问:“你们家着火,你听见不着急呀?”“也别说我们家着火呀,我们家出八条人命我也不着急呀。”二衙役问:“你为什么不着急呢?”“我就这么一个慢性人嘛。”二衙役一听高兴了,慢性人在这儿呢。“行了,你在这等一等吧。”二衙役又问那个打人的:“你为什么打人一个嘴巴呢?”“二位,你家失火他为什么不去救火呢?我这脾气哪受得了这个,我打他出出气。”二衙役一听乐得了不得,急脾气在这儿呢。再逮一个贪小便宜的就够了。“行啦!你二位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正走着,又碰见一伙打架的。

  乙:为什么打架?

  :一个作小买卖的,卖个糖块,小镜子什么的。有一个人买一块糖,偷两面小镜子,叫掌柜的看见了。掌柜的说:“你买一块糖,为啥偷两面小镜子呢?”“掌柜的你别嚷了,这两面小镜子我挺爱的。”掌柜的说:“你爱,花钱买呀!”这个人说:“我不是舍不得钱嘛!”掌柜的说:“那你是什么脾气呢?”“唉,这就是爱贪小便宜啊。”二衙役一看可乐了,贪小便宜的在这儿呢。“行啦,你跟我们走一趟吧!”把三个人带回来,报告知县老爷:“三个人全拿来了。”老爷说:“赶紧升堂!”把三个人带了上来,三个人跪下。老爷在上边问:“你是怎么个事呀?”这主儿说:“我的脾气最暴,沾火儿就着。”老爷又问第二个:“你呢?”“我是慢性子,火上房也不着急。”老爷又问第三个:“你是怎么回事?”“我爱贪小便宜,买什么东西都不爱给人家钱。”老爷说:“你们这三个人是认打认罚吧?”三个人说:“认打怎么讲?认罚怎么讲?”“认打每人打五百板子,认罚都给我当差,你们干不干?”三个人说:“我们愿意认罚。”老爷说:“你是急脾气,你伺候我,给我跟班。”

  乙:为什么叫他跟班呢?

  :因为急脾气的人办事爽快,不能误事。叫慢脾气的给老爷看小孩儿,叫他看孩子,孩子怎么闹他心不烦。老爷有两个小孩,一个五岁的,一个三岁的。那个好贪小便宜的,叫他管买东西,为的是不能吃亏,碰巧还许偷点儿回来。

  乙:不用说这老爷也贪小便宜。

  :这天老爷把急脾气叫来了:“你到后院把马给我鞴好,鞴好马咱俩一块出城会客。”急脾气的说:“好吧。”到马棚一看,马在那儿拴着,拿过马鞍子要鞴,这马眼生,不让他鞴,直尥蹶子,把急脾气气火儿了,拿刀把马脑袋削下来了,说:“我看你不尥不尥蹶子?”老爷更完衣出来一看就火儿了,问:“你怎么把马杀了?”急脾气说:“我不把它杀了,它不叫我鞴呀!”老爷一听,说:“这回它可叫你鞴了。我骑死马到哪儿去呀?”急脾气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老爷说:“你多耽误事。告诉外边给我抬轿!我乘轿去。”老爷坐着轿,急脾气在后边跟着。出城不远,在前边有条河,过不去了。河有多深呢?深的地方没腰。老爷说:“急脾气,你耽误多大事?咱们若是骑马来,趟河过去了,这坐轿能趟河吗?”急脾气说:“老爷,您别着急,我背您过去吧。”老爷下轿,急脾气把老爷背起来就下河了。趟到河当腰,老爷一看,心就软了:人家身上都湿了,我能叫他白背吗!想到这儿就说:“回去的时候,我赏你五两银子。”急脾气一听就乐了,把老爷扔河里,就跪在水里给老爷请安。老爷说:“你怎么把我扔河里了?”急脾气说:“我不是得谢赏吗!”老爷说:“衣裳都湿了,怎么会客呀,你把我再背回去吧!”

  乙:客没会成。

  :是呀。老爷坐轿回来,一进大门,看见慢脾气在门口站着呢,就问:“你站这儿干什么,不领少爷玩儿去!”慢脾气说:“哪个少爷?”“二少爷呀!”“跟他妈吃奶去了。”“大少爷哪?”“掉井里啦。”

  乙:啊!

  :老爷一听着急了:“赶紧去捞吧!”慢脾气说了:“还捞啥呀,都掉里头四个多钟头了。”老爷说:“你怎么不早说呢?”慢脾气说:“你是问得急呀,要不价我合计明天才告诉你呢。”老爷说:“你耽误多大的事?赶紧捞去吧!”捞上来一看,浑身都泡肿了。老爷说:“贪小便宜的,赶紧到棺材铺买口棺材去。”贪小便宜的拿五两银子就去了,到棺材铺就问掌柜的:“这口柜材要多少钱?”掌柜的说:“八两五。”“嘿,哪值八两五,给一两五吧!”掌柜的说:“你买什么东西都还价呀!少一点儿不卖。你图贱,买那个吧!”“哪个?”掌柜的挑过来一个,板挺厚,钉得还挺结实,就是杨木的。“这个多少钱?”“少五两不行。”“好,不给你还价,就来这个。”掏出五两银子,交给掌柜的。掌柜的接过银子上帐房去称,看看银子够不够分量。贪小便宜的一看掌柜的可漏了空子,旁边有个小的,就套在大的里头了。心里话:还价不行,我偷你的。把盖盖好。掌柜的从帐房出来说:“你的银子不多不少,正好。”贪小便宜的扛起棺材就走,到家了,放在老爷面前,说:“老爷,你看看,挺好。”老爷看外边挺好,不知道里边怎样,掀开盖一看,里边还有一个小的,老爷火儿了“贪小便宜的,我叫你买一个,你怎么给我买俩呢?”

  乙:是呀!看他怎么回答?

  :他说:“老爷,那你着什么急,等二少爷死了,不省得买了吗!”

  乙:他还贪小便宜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