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有理



孙少臣整理

 人要是生气,没完。

乙 怎么啦?

 前几天我生了一肚子气。

乙 为什么?

 您知道我们家房后头是一条街,房后头经常有人扔西瓜皮,烟头儿、纸屑,乱七八糟的,苍蝇嗡嗡直叫,甚至于有人在房后头解小手。

乙 多不卫生。

 有一天,我起了个大早儿,把垃圾都打扫干净了。洒上点石灰。拿粉笔在墙上写上了几个字。

乙 写的什么字?

 “行路人等不得在此小便。”

乙 好。今后再有人想解手,一看这条儿也就不尿了。

 对。

乙 拾掇完了,弄个小板凳往那儿一坐,心里挺痛快。

 那当然。正坐着哪,由那边过来一位,看了看那条儿,站那儿就尿。

乙 耶?

 我说:“这位,怎么回事?这儿写着条儿哪,你看见了没有?”

乙 啊!

 你要是说没看见不就完了嘛!

乙 对呀!

 他冲我一乐:“看见了!”

乙 看见了?

 那儿写着,不叫尿。“不,上头写着叫尿。”

乙 叫尿?

 “好,你念念,上头如果写着叫尿,就算白尿;如果写着不叫尿,咱得找个地方说说去。”

乙 对!

 “您别着急。你是怎么念的?”“我这么念的:行路人等,不得在此小便。”“您这么念当然不叫民了。我给您念。”

乙 他怎么念的?

 “听着:行路人,等不得,在此小便。”

乙 那意思?

 那意思:行路人实在等不得了,就在此尿吧!

乙 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