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字联音



刘宝瑞 郭启儒 郭全宝 侯宝林述

  乙 二位别起哄,帮我说一回行吗?

   行啊。

  丙 我们梆当你一回。

  乙 梆当?帮着。

   对,帮着你说一回。

  乙 咱们说回字意儿。

  丙 什么叫字意儿呀?

  乙 就是一字一象,一升一降。

   怎么讲?

  乙 什么叫一字一象,一升一降?

   降呢?

  乙 因为不称其职,还得丢官罢职。

  丙 你先说个样子,我们随着你说。

  乙 好,我先说。

   我二梭。

  丙 我三饼。(“二梭”、“三饼”都是纸牌牌张的名称。)

  乙 嗯,我和了。

   我抓局。

  丙 我抢钱!

  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!我先说是我第一说。

   我第二桌。

  丙 我第三桌。

  乙 我末了儿吃。又饿啦?别起哄,听明白了没有?

   听明白了,你先说吧。

  乙 我先说啊,我写个“一”字儿,它像个擀面棍儿,像不像?

  丙 不像,擀面棍儿是两头儿细当中粗。

   对,不像。

  乙 你听着呀,我这使唤年头儿多啦,把当中磨细啦。

   噢,这是一字一象?

  乙 哎。

  丙 那么一升一降呢?

  乙 就是做官丢官。

   擀面棍儿做过什么官?

  乙 它做巡案(巡按)。

   噢,八府巡按?

  乙 它不是擀面吗?净在案板上巡。

   噢,巡那个案哪?它为什么丢官罢职?

  乙 因为它新瓷面软。

   好,做官的心慈面软不能掌权。

  乙 和面盆是新瓷,面软都裹到棍儿上啦。

  丙 不错。

  乙 (对)你说。

   我写个“半”(最后一笔拉长)字儿。

  乙 这个字写的,像什么东西?

   像个电线杆子。

  乙 像吗?

   当然像啦。

  乙 那两点儿?

   疙瘩儿。

  乙 两横儿。

   横梁儿。

  乙 一竖儿?

   木头杆子。

  乙 怨不得他那么写呢。字行啦,它做过什么官?

   支线(知县)。

  乙 七品知县?

   不,它支那个电线。

  乙 支那线哪?它为什么丢官罢职?

   因为他问事不明。

  乙 对,做官问事不明还行。

   它问事不明。

  乙 它问什么事呀?

   人家打电话老打不通。

  乙 怎么不通呢?

   它没安电线。

  乙 怎么不安线呢?

   安上线就不像字啦。

  乙 对。(对丙)该你啦。

  丙 哪儿吃?

  乙 什么吃啊?该你说了。

  丙 哪儿吃?

  乙 什么吃啊?该你说了。

  丙 我写个“二”字。

  乙 像什么东西?

  丙 像一双筷子。

  乙 你这筷子白色的?

  丙 象牙筷子。

  乙 那也不行啊,筷子是一般儿长,你这一长一短哪。

  丙 我夹红煤球儿烧去半截儿。

  乙 用象牙筷子夹红煤球儿?

  丙 那你就甭管啦。

  乙 你这筷子做过什么官儿?

  丙 净盘大将军。

  乙 它为什么丢官罢职?

  丙 因为他好搂。

  乙 好搂哇?

  丙 不搂,菜怎么没的?

  乙 抢菜呀!咱们再改个说法:两个字一样的音;有个故事有个人物,还要前方搭后语。

   好啊,听你的。

  乙 我说:土啬念个墙,户方念个房,张生围着西厢转,不知他要跳墙,听你的。

   啊,就是这么说啊。

  乙 听你的。

   目垂念个睡,酉卒念个醉,李太白翻身,不知他是睡,还是醉。

  丙 我说:口昌念个唱,水良念个浪,XXX(演员名)上台,不知他是唱,还是……

  乙 嗯?

  丙 ……还是唱。

  乙 行,这也说上来了啊。咱再改一个:三字同头,三字同旁,要前言搭后语。

   先听你的。

  乙 我说:三字同头大丈夫,三字同旁江海湖,要闯江海湖,还得大丈夫,不是大丈夫,怎闯江海湖?

   好。

  乙 听你的。

   我说:三字同头常当当……

  乙 嘿,全是尚宝盖。三字同旁呢?

   吃、喝、唱。

  乙 前言搭后语?

   皆因我吃喝唱,所以才常当当,若不是吃喝唱,干吗我常当当?

  乙 我哪儿知道啊。(对丙)该你啦。

  丙 我说,这个这个这个这个……(苦思)

  乙 怎这么麻烦啊!

  丙 我说:三字回头疮疥疗……

  乙 噢,全是病偏厦儿。三字同旁?

  丙 唉哟哼。毕因我长了疮疥疗,所以我才唉哟哼,我如不长疮疥疗,干吗我唉……哟……哼……

  乙 行啦行啦,咱们再改一个吧,叫四字联音。

   什么叫四字联音?

  乙 一人说四句,末了儿一句要四个同音字,联在一起像一句话。

   什么叫四字联音?

  乙 檐前一燕,就是房檐儿那儿有个燕儿窝,檐下生炭,房檐底下生了一个炭盆,炭着生烟,联在一起是:烟腌燕眼。(指)你说。

   一领细席,席上有泥,溪边去洗……

  乙 干吗上西边儿啊?不会上东边儿洗去?

   不是东西的西,是流水小溪,溪边去洗……

  乙 噢,小河沟,四字联音……

   溪洗细席。

  乙 好。(对丙)该你啦。

  丙 我说:这个这个这个这个……(苦思)

  乙 怎么到你这儿就麻烦哪。

  丙 我说,二董同铺……

   这好。俩姓董的开一个铜铺。

  乙 字号是?

   “二合义”。

  丙 你别胡出主意。俩姓董的在一个床铺上睡觉。

  乙 第二句?

  丙 横褡一褥。这是俩人没被,横搭一条褥子。

  乙 被哪儿去啦?

  丙 当啦。

  乙 啧,怎么连被都当啦?

   因为我常当当嘛。

  乙 呃,又接上啦。

  丙 二董同铺,横搭一褥,西董翻身,西边儿这个姓董的一翻身,把褥子裹过去了……

  乙 四字联音——

  丙 东——董——冻——肚。

  乙 这费劲儿。咱们再改一个,“找五子”,又叫“五子登科”。

   这怎么个说法?

  乙 一个人在一件东西上,找出五个带“子“字的话。

   再找六个“子”不好吗?

  乙 没有吉祥话儿。

   “六国封相”嘛。

  乙 那没有“子”啊。

  丙 那么找七个“子”,“七子八婿”。

   对,(唱“十不闲”)“七子八婿满床笏,亚似文王百子图。”

  丙 呛!

  乙 别唱啦,找五子就够难的,七子就更不好找啦。

  丙 那不要紧,咱们一个人起一个名字。

  乙 干吗起名,我有名啊,我叫XXX。

   我叫XXX。

  丙 不行,你们这名字没有“子”字儿啊,我给你们起个名字,能不同意啊。(指)乙你这嘎不唧的,你叫嘎杂子。

  乙 我怎么叫这个啊。

  丙 不能不同意。

  乙 好,那么(指)他呢?

  丙 他叫——哏怎子。

  乙 那么你呢?

  丙 我是你们俩的老爷子。

  乙 老……

   打你个兔崽子。

  乙 不成,你这个名字不行。

   我给你起个名字吧,你叫孙泥帮子。

  丙 怎么讲?

   你这人孙子,掉泥里头了,还捡到白菜帮子。

  乙 这好,这好。

  丙 这不怎么样。

  乙 哎,不能不愿意。说道以前,咱先道字号。我叫——嘎杂子。

   我叫——哏怎子。

  丙 我……

  乙 这,这样儿不行,你还得高高兴兴的,横打鼻梁儿。

  丙 我叫:孙、泥、帮、子。

  乙 我先找啊。我叫嘎杂子。

  、丙(合说) 一子。

  乙 我这儿有把扇子。

  、丙(合说)两子。

  乙 有扇骨子。

  、丙(合说)四子。

  乙 有……有……扇轴子。

  、丙(合说)五子。

  乙 有扇边子。

  丙 六子。

   牵强!

  乙 (手持扇子反复苦思)哎,这儿还有个“口子”!

  丙 七子。

   唉,可找上啦。

  乙 听你的。

   我叫哏怎子。

  乙 一子。

   我穿的是大褂子。

  乙 都在这上找啊,(指大褂)可就不能离开大褂子啦。

   有袖子。

  乙 废话!没袖子那成坎肩儿啦。三子。

   有领子。

  乙 四子。

   有兜子。

  乙 五子。

   有袢子。

  乙 六子。

   (翻弄大褂)

  乙 完了吧,不好找——这东西!

   这儿还有个线头子!

  乙 穷凑!(对丙)该你啦。

  丙 我怎么说?

  乙 先报名。

  丙 我叫……什么?

  乙 孙、泥、帮、子。

  丙 一子。

  乙 我说啦。你自己说。

  丙 我叫孙泥帮子。

   一子。

  丙 我有个媳妇儿。

  乙 没“子”。

  丙 她是个姑子。

  乙 嗐!两子。

  丙 跟我过日子。

   三子。

  丙 给我养了两个儿子。

  乙 四子。

  丙 都是我给起的名子。

  乙 五子。

  丙 一个叫嘎杂子,一个叫哏怎子。

  乙 (看)咱们俩人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