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中奇兽

常连安述

  这是我们老家的事儿。我们老家在哪儿?就在哈什海儿石头县的一个小村子里。这个村子不太,只有几十户人家儿。我们家斜对门儿有一家街坊,老头儿姓刘,老两口儿都六十多岁,开了个豆腐坊,买卖不错。可就是一样儿,养不起牲口,得自己推磨。后来老两口儿日积月累攒了俩钱买了一头驴,指望着有头驴买卖就更兴旺了;结果怎么样?倒坏了。

  怎么呢?老头儿买驴净看外表了,到集市上一看:嗬!这驴好!数鼻子粉眼白肚皮儿,浑身上下跟黑缎子一样。老头儿喜欢,当时掏钱买回来了。买回来没几天才知道它偷嘴吃。豆腐房里有的是黄豆哇,老头儿老得注意,一不注意它就吃一口,这么一尝:嗯,香!挺好吃,再来一口。它吃了几口不要紧,老刘头儿那儿一天好几斤黄豆没了。光嘴馋不说,它还懒。老刘头儿老得拿鞭子轰它,一眼看不到,它站那儿不动了。

  这天晚上,老刘头儿把它拴在驴棚里,也没注意,半夜里溜了缰了。正巧一阵风把风门儿刮开了,这头驴呀,跑了!顺着山道就上了山了。它也不知道哪儿是哪儿啊!走了一宿,赶到第二天早晨 在山坎上这么一看哪,可高了兴了:嗬!好哇!青山绿水,满山坡的青草,树林子里可以玩,渴了有泉水,饿了有嫩草,最好的是什么活儿也甭干哪!一高兴扯开它这喇叭嗓子念了四句诗——怎么这驴还会念诗啊!驴不会,我会——这四句诗怎么个意思呢?说说它心里的高兴劲儿。它是这么念的:

  绿水青山景色优,

  山泉瀑布水自流。

  遍地青草吃不尽,

  一生一世不发愁。

  大嗓门儿这么一喊,高兴极了。一高兴还跳开了舞了,它哪儿会跳舞啊,什么踢踏舞、芭蕾舞它全不会,简直就是尥厥子呀!连尥厥子带撒欢儿。正高兴哪,可了不得喽,由打对面来了一只老虎,可把这头驴吓坏了。这个驴和老虎不常见面儿,它怎么知道考虑呢?上豆腐坊买豆腐的什么人都有,小孩儿也买豆腐,还拿着玩具,泥老虎、布老虎;再有,听老头儿也说过老虎怎么怎么厉害。今儿一看这老虎:嗬!跟小牛犊儿似的,一身儿黄,黑道儿,脑门儿上一个王字儿。眼睛跟电灯泡似的,烁烁放光。兽中之王啊!甭说驴见了害怕,什么野兽见了它都得害怕。这头驴心说:我跑不了啦,性命休矣!又一想:我还别跑,我要一跑它非追我不可。干脆,我等等它,它这么一长身呀,等着这个老虎。

  驴害怕呀,老虎比驴更害怕。它没见过驴。这是什么怪物呀?挺大的耳朵,长方脸儿。怎么长方脸儿呀?驴可不长方脸儿嘛,哪位见过圆方脸儿的呀?它看着驴害怕,两腿直往后退,尾巴直甩。驴这么一瞧,啊,它不认识我,行嘞,我给你两句,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!它的前腿往石头上这么一搭,一长身量,冲着老虎说了四句:

  我两耳尖尖四腿长,

  终朝每日在山岗。

  昨天吃了两只虎,

  不够我找补了四只狼。

  老虎一听:哎呀,我的妈呀!噌噌噌,赶紧就跑,一边儿跑一边儿心说:可了不得啦,两只老虎四只狼,我也没那么大饭量啊。真要叫它逮着不够它一顿点心的,快跑吧。一口气跑出十几里。正跑着,对面儿来了一只狐狸。狐狸这个东西太可恶了,专好奉承人,一见老虎,摆着尾巴就过来了:“哎……老虎爷爷……您慢走,看您惊慌失色的样子,出什么事啦?”“哎呀!别提了,小孙子!”它怎么管狐狸叫小孙子呀?因为狐狸的爷爷跟老虎是把兄弟。“嗐!可了不得啦!西山上有个怪物,吃的东西可玄啦:两只虎四只狼都不够一顿儿的,这山上我呆不了啦!”“哎呀!老虎爷爷,谁不知道您呀,您是兽中之王,是野兽都是您嘴里的食呀!您还听那一套呀,您赶紧回去把那家伙吃了。”老虎说:“你去吧,我不能去,我去了不够它当点心的,你去还不够它塞牙缝的哪!”“您不去?要是饿了怎么办哪?”“别管我,我有食。”“要不这么着得了,您不是害怕吗?咱爷俩一块儿去。”“我可不敢去。”“您瞧您……要不这么办,咱俩把尾巴拴在一块儿,要吃咱爷俩全让它吃了;咱们要得手,咱爷俩把它吃了,怎么样?”“好好好……”说完把两条尾巴拴在一块儿,找驴去了。

  再说驴把老虎吓跑了之后高兴极了。正高兴哪,一扭头儿:怎么着?老虎又回来了?旁边儿还有只狐狸。这怎么办?对,我再给它两句。等老虎站住了,驴登着那块石头,嚄,一长身量,又说了四句:

  我耳朵大来鼻子白,

  叫声狐狸你才来!

  昨天许我两只虎,

  怎么今天就牵一个来?

  老虎一听:噢,你拿我送礼来啦!扭头就跑,这一跑可了不得了,来的时候是慢慢儿跑呀,现在往回跑老虎一害怕就快啦,噌噌噌,蹿山跳涧,没跑几里地就把狐狸带了个八成死;跑了十几里地这狐狸尾巴也就折了,滚到山涧里了。

  老虎跑出有二十里地,呼哧带喘,浑身是汗,旁边儿有棵树,就趴到树底下了。这个树上有只猴儿,蹿下来一看:“哟,老虎大哥,跑什么呀?”“兄弟,别提了,这山上我是呆不了啦!”“您怎么呆不了啦!”“嗐,西山坡来了个怪物净吃老虎,一顿儿就得两只,不够还得来只狼,谁碰见它谁倒霉,这山上没我的份儿,我非走不可了。”“嗐,您是兽中之王啊,怎么还怕这些个?您说说,您碰见的这个怪物怎么个模样儿?”“别提了,一提我就害怕,它耳朵一尺之长,大长脸,挺长脖子,个儿高极了,往那儿一吓人哪。”

  猴子这么一听:大长脸,大耳朵,“啊,这是驴呀,您不知道啊?您怎么怕它呀?还吃两只老虎四只狼,别听它瞎白话,驴这个东西不吃肉,它吃草。走,我跟您看看去。”老虎说:“我可不去,刚才狐狸差点儿把我送了礼。”猴儿说:“这回您看我的,只要是驴,我把它问住了,您上去就吃!”老虎一听,猴儿说得有点儿道理;这头驴可净说大话,我跑它也不追,老在那儿站着。嗯!这里头有诡计。想到这儿对猴子说:“好吧,咱俩一块儿看看去。”说完猴儿骑着老虎就往回走。

  这个驴正撒欢儿呢!它心说:这个地方我为王了,老虎都怕我,别的野兽更甭提了。越想越高兴,躺在太阳地儿晒暖儿,打滚儿撒欢,驴打滚儿嘛!正躺着呢,斜眼一看,老虎又来了。再仔细一看,心说:可了不得了。怎么了?老虎身上还骑着只猴儿呢!这猴坏点子太多了。想到这儿,噌一下就起来了,怎么办?一跑就露馅儿了,对!我先给它几句,它冲着老虎和猴儿又念上了:

  我昨天晚上没吃饱,

  今天正把老虎找。

  连虎带猴儿一块吃,

  你们俩一个也跑不了。

  老虎一听:“我的妈呀!”扭头刚要跑,猴儿给拦住:“虎大哥,你干吗呀?你看它说了半天动窝儿没有?您看我的。”一指这驴:“我说,你干吗呀?说什么大话呀?你以为我不认识你哪,你不是刘老头儿豆腐坊里的驴吗!”“胡说八道,你怎么知道我是驴呀?”“这事瞒不了我,人家领着我到刘老头儿住的那条胡同耍过猴儿,我看见过你。怎么着?你还吃狼?吃老虎?全是瞎扯,哪儿有的事呀!”得!把驴说愣了。这老虎一看,噌的一下把驴按倒就是一口,连血带肉咬下一大块来,疼得这个驴直哆嗦,躺在那儿一边儿哆嗦又说了四句:

  小小老虎你太猖狂,

  咬得我屁股疼得慌。

  明天咱俩再算帐,

  山中的野兽我全吃光。

  它还吹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