傻子学乖



刘宝瑞述

  一个人说呀就为单口相声,单口相声的特点哪,由头至尾是一个故事,故事本身有矛盾,里头就有笑话了。

  今天我说的这段儿是傻子的故事。过去有这么一句话:“练达人情皆学问。”这句话也有对的地方,您说这傻子他怎么就傻了呢?除去害热病、吃凉药吃多喽,还有一种就是培养出来的,说这傻子还有培养的?在旧社会,像地主财主这种家庭,就容易培养出傻子来。小时候就娇生惯养,奶妈儿老妈儿看妈儿哄妈儿四个人管着这一个孩子。茶来伸手饭来张口,八岁吃饭还得人喂呢,十二岁还系着屁股帘儿呢,十五岁大小便还得用人管呢。老妈子不说这句话他不拉屎,非得说:“少爷,该拉屎去啦!”(学傻子腔调)“嗯走。”这才去。老妈子要是不叫他,一天他也不解手去。憋得肚子疼,疼得在炕上打滚儿,就是不敢上茅房,怎么?老妈儿没说话呀——那还不傻呀!

  有这么个故事:有一家大财主,跟前三个姑娘,长大了都出嫁啦。大姑娘给了个秀才,二姑娘给了个举人,就数三姑娘长得漂亮.寻了个傻子。为什么单给傻子呢?因为傻子家那个财主比他们大,仨人同一天出阁。大姑娘、二姑娘咱先不提,三姑娘听丫鬟说三姑老爷是个傻子,心里怪别扭的,赶下了轿子这么一瞧哇,人家家里那个院子那个派头儿,比他们家大,她也没办法。拜天地的时候就闹了好多笑话。

  到拜天地的时候,傻子往床铺底下钻,好容易把他拽出来,找到天地桌那儿,刚一松手,嗞溜一家伙又跑厨房去了。再拽他,说什么也不出来了。老妈子就说:“少爷,快去拜天地去吧,不要误了吉时吉刻啊!”“是是是!跟一个大姑娘在一块儿多寒碜哪!”厨房大师傅搭碴儿了:“少爷,没关系,那是你媳妇儿。”傻子一听急了!“那是你媳妇儿!胡说我揍你!”也不是谁胡说呢。老妈子说:“少爷别胡说了,你就跟她一块儿去磕头去,磕完头你就躲开。”“是是是,干吗找我磕头呢?到年下给老佛爷磕头,不都是我爸爸先磕吗?”“你怎么那么傻呀,那是过年,这是拜天地!”“甭管干吗了,还找我爸去得了。”这没听说过!

  折腾了一天,到晚上睡觉了,还是老妈子先哄着他,把他哄着睡了,老妈子才出去,一宿醒好几回,醒了就哭,三姑娘还得现哄他,哄半天怎么着也不睡,三姑娘说:“哄你半天怎么还不睡呀?”

  “是是是,哄什么呀,你不怕我怎么睡呀?”喊,敢情睡觉还得用人拍着。

  三姑娘心里这个别扭哇。到了第二天,三姑娘心里堵着一个大疙瘩,一琢磨:明儿就到了“三天”该“回门”啦,我们俩得一块儿回娘家(叫回门),就他这个傻德行,让亲友一看,我是死我是活呀?三姑娘急得坐在屋里掉眼泪。傻子一看新媳妇儿哭了,就跑过来了:“是是是,你哭什么哪?”三姑娘真急啦,“哭什么呀,跟你在一块儿我算是倒了霉了!”“是是是,怎么呢?”“你是个傻子。”“是——你怎么知道我是傻子呢?”“你不会说话。明儿三天你跟我一块儿回娘家,我爹妈一看你这傻德行,大姐二姐一听你不会说话,她们一笑,我多难看哪。”“是是是,我不会说话,你不会教给我呀?”三姑娘一听:对呀。“我教给你记得住吗?”“是,记得住。”“明见到了我们家,我爸爸要是出来迎接你,你怎么样呀?”“是,我就进去。”“没那么省事的。我爸爸必然说:‘三门婿你来啦?往里请吧。’你先别走,这就该你说话了。”“唔……我说什么?”“你说,‘岳父您头里请,长者先,幼者后,小婿我来了,我应当的,我应当的。’”“哎,是,岳父您头里请吧,长者先,幼者后,小婿来了,我应当的,我应当的。”三姑娘一听,挺高兴,他真说上来了。“到里边儿,你瞧着我。我碰头。你跟我一块儿磕头,到吃饭的时候,咱们坐在一桌上。我爸爸必然给你夹菜,你就说:‘岳父您停手,小婿我自取,我够着了,我够着了。’你把我刚才教给你的话说一遍。”“岳父您头里请吧,长者先,幼者后,小婿我来了,我应当的,我应当的。岳父您停手,小婿我自取,我够着了,我够着了。”三姑娘说:“对,别忘了哇!”这一说“别忘了”,傻子逮住理了,甭管是吃喝拉撒睡,行动坐卧走,这一天他老说这个:“岳父您头里请吧,长者先,幼者后。小婿我来了,我应当的,我应当的,岳父您停手,小婿我自取,我够着了,我够着了。”他老说这两句话,把三姑娘说烦了:“呆着吧!”就是让他别说了。他以为这句也是教给他的呢,“岳父您头里访吧,长者先,幼者后。小婿我来了,我应当的,我应当的。岳父您停手,小婿我自取,我够着了,我够着了。呆着吧!”三姑娘这回可真急了:“再说我给你个大嘴巴!”他以为这句也是教给他的呢:“岳父您头里请,长者先,幼者后。小婿我来了,我应当的,我应当的。岳父您停手,小婿我自取,我够着了,我够着了,呆着吧!再说我给你个大嘴巴!”三姑娘这个气呀:“今晚上我不跟你在一个屋里睡觉了啊!”傻子睡觉害怕,没人拍,没人哄他睡不着。一听说三姑娘今晚上不跟他在一个屋里睡了,他害怕了,就不敢说了。虽然没说,可心里头记住了。

  到了第二天,两口子一块儿坐车回门。三姑娘她爸爸出门迎接,果然老岳父真说这句话:“三门婿你来了,往里请吧。”“岳父您头里请吧,长者先,幼者后。小婿我来了,我应当的,我应当的。”老岳父一听:“都说我三门婿傻。他不傻呀!”到里头一磕头,傻子小心谨慎,看三姑娘怎么磕,他就怎么磕,真没露出马脚来。赶到吃饭的时候,老岳父老岳母上座,三对夫妻下首相陪:落座之后,岳父疼姑爷,果然布过菜来了:“哎,三门婿你吃这个!”“岳父您停手吧,小婿我自取。我够着了,我够着了。您把那儿子往这边儿挪挪。”三姑娘一听,怎么又添了这么一句啊?岳母一听,三姑爷喜欢吃丸子,赶紧拿勺舀了两丸子:“哎,三门婿给你这丸子。”傻子把那句想起来了:“呆着吧!”“哟,怎么啦?好心好意给你布菜,怎么让我‘呆着’?”大姐一看老太太生气了,赶紧说:“妈您甭生气,三妹夫不会说话,他横许是好意,说让您歇着吧。他让您歇着您就歇着,我给他布——三妹夫你吃这个吧!”“我给你一个大嘴巴!”“哟!这是怎么啦?好心好意给你布菜,怎么要给我一个大嘴巴?”二姐比较明白,赶紧就说:“大姐,三妹妹跟你小时候你们组俩就反对,净打架。甭说,三妹把这个事告诉三妹夫啦。得啦,你瞧我的吧。我跟三妹妹最好,那什么,三妹夫给你这鱼片儿!”傻子把那句也想起来了:“今晚上我不跟你在一个屋里睡觉了。”“你不跟谁在一个屋里睡觉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