抬寡妇



陈子贞 广阔泉唱片记录本

 来了!

乙 来喽。

 这回咱们俩伺候各位一段对口相声。

乙 两个人说一段。

 其实也就说个家长里短、小笑话什么的。

乙 可不嘛。

 哎,我媳妇你大概见过吧?

乙 没有。

 我常见。

乙 多新鲜哪!

 唉!你说这事儿,我媳妇和我楞不是一个心眼儿。

乙 她跟谁一个心眼儿?

 她呀,跟我哥哥俩人不错。

乙 哟,这话你可别乱说!

 这有什么,我呀,把我媳妇倒给我哥哥了。

乙 白给他了?

 没有,给了我两块钱。

乙 瞧这便宜。

 其实她也不是我的原配。

乙 哪来的?

 这是从我兄弟那儿倒过来的。

乙 噢,闹了半天,你们家是一个臭杂拌子!

 我把她倒给我哥哥了,我屋里没人了,得赶紧说上一个“脊梁。 上驮袋子肉”。

乙 这话怎讲?

 后婚(荤)。

乙 说了吗?

 说了。敢情这后婚花费也不少。

乙 花多少?

 花俩数儿。

乙 二百块?

 哪儿呀,俩子儿。

乙 花俩子儿呀!

 都是我表兄弟他们帮着我。

乙 那也不行啊,一顶花轿得多少钱?

 我舅舅开轿子铺,借一顶就成了。

乙 还行。

 到了这一天,旁的都齐了,就是轿子没有来——我舅舅把这桩事给忘了。

乙 那怎么办?

 轿子全租出去了。我舅舅说:我给你凑合一顶吧。

乙 怎么凑合?

 弄个洗衣裳大盆做底。

乙 轿杆呢?

 跟那挑挑子的借两根扁担。

乙 轿帷子呢?

 把我舅舅的被卧围在外头了。

乙 轿苫子呢?

 弄个破鸡罩子搁上头了。

乙 成雀笼子了。

 满天星嘛!

乙 那轿顶子呢?

 弄个窝头搁上了。

乙 嗬,黄登登的。

 金顶大轿。这么一个大轿不要紧哪,可不得了!

乙 怎么?

 来了四个美国人,用照相机全照下来,弄到美国去了。

乙 是呀。

 抬轿子的三个人……

乙 哎,等等,四个人才够……

 这叫牛头轿,三个人。

乙 好嘛!

 这轿一走起来不要紧哪,我抬头一瞧,糟了!

乙 怎么?

 谁把轿顶给吃了?

乙 吃了啊?

 嗐,没办法,我又买个馒头搁上了。

乙 又变白的了。

 金顶轿变成银顶轿嘛。

乙 对了,《举建游宫》才知道是这么把无祥女变成马昭仪了嘛。

 总算把人娶过来了,拜完了天地,入洞房,我这么一看,我的新人哪!

乙 大美人儿呀!

 大老太太呀!

乙 老大太?

 都八十多岁了!

乙 嗐!

 我说:“你今年高寿了?”老太太说:“我还小哪。”

乙 多大?

 “四十二”

乙 四十二不算大呀!

 是呀,我说:“你四十二怎么长得这么老啊?”

乙 是呀。

 老太太说了:“四十二倒是四十二,就是还得加一番!”

乙 八十四啦!

 我说:“你这么大岁数,我能要你吗?”

乙 不能要。

 老太太说:“你要嫌岁数大,我就走,我家去把我姐姐给你换来!”

乙 嗐!换她姐姐可就“满贯”了。

 老太太说:“你别不如心,我给你带个宝贝来了。”

乙 金银财宝?

 “给你带个溜光水滑的大小伙子,往后你们俩骗些金银好不好?”

乙 你呀,倒了血霉了。

 什么?

乙 这是叫你们俩凑一块儿,打虎放鹰。

 老太太说了:“哪个兔崽子说我们这是打虎?”

乙 骂人哪!

 打虎不打虎,能瞧得出来。

乙 怎么瞧?

 老太大说:“回头我儿子来了,你瞧,你愿意,我们就在一起混,不愿意,我带着我儿子走,可说不定嫁谁去!”你说,她儿子能不能上我这儿来?

乙 不一定。

 还真来认亲来了。买的茶叶、点心,还带些个现大洋来。

乙 这可没曾想。

 进门先给他妈请安:“妈,你好啊,你又嫁谁了?”

乙 好嘛,这位常嫁。

 “妈,你给我见见,哪位是我爸爸。”老太太说:“过去,就是长得跟牛肉干差不多的那个。”

乙 说的是阁下。

 这孩子过来还真给我请个安:“爸爸,您好啊,我妈嫁给你了,我来认亲来了。”我低头一看,乐了:“别逗了,大哥……”

乙 啊,你怎么管他叫大哥?

 他跟我岁数差不多呀!

乙 那也不行啊,他妈嫁给你了,你就是长辈,他就得管你叫好听的。

 是呀,这小子也这么说:“我妈不是嫁给你了吗,我就是你儿子。”

乙 对呀。

 我说:“你是什么东西?来认亲,是谁叫你来的?”

乙 不是他妈让他来的吗?

 不行,我不放心。你想啊,这么大个儿子,不是我亲生自养的,倘若是今后不听我的话,我怎么管教?

乙 啊?

 我得赶早把他拍下去,不听我的话,我把脑袋拍破了,送他个杵逆不孝。

乙 真有你的。

 我说:“来,小子,不是你妈嫁给我了吗?你来认亲,我把你收下了,往后咱变成一家了。”

乙 对呀。

 “听我的话,不要紧;不听我的话,我可送你。这里可有你妈的话,没有你妈的话,爸爸也照样送。今后什么事情也得看我脑袋点头过日子。我苦不了你,你明白了吗?”

乙 咦,咱们可把话说白了:可不是我妈嫁给你了,干吗冲我来呀!

 那我冲谁来呀?

乙 我问你:你儿子有多大岁数?

 五十多岁了。

乙 穿的什么?

 青大褂……蓝……

乙 我说你儿子是干什么的?

 说相声的。

乙 噢,说了半天,闹了半天,还是我妈嫁给你了啊!

 你还不知道啊?我告诉你,有媒人,说的时候,还没你呢!

乙 没那个事!

 到现在你还不愿意,我看你是个傻蛋!

乙 不行!谁妈嫁给你了?

 你,你实在不听话,我可要送你了!

乙 你凭什么送我?

 有你妈的话。

乙 别挨骂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