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红图



马敬伯 王宝童整理

  :说相声的没有有学问的。

  乙:差不离都是从小儿做艺,过去那时侯没有念书的机会。

  :唉,即便是有有学问的也少,相声界比较学问最大的——还就得说是我啦。

  乙:啊?有这么说话的吗?您的口气太大啦!

  :我说我有学问您不信?

  乙:本来就不信嘛。

  :那我说说您听听:我仰面知天文,俯察知地理。过去有人说“天文地理人所测不透的。”

  乙:那好哇!您说说天文吧。

  :行。我先别讲深的,恐怕您听不明白,咱先说最基本的吧。

  乙;好哇。

  :先叫您知道知道天上都有些什么。

  乙:对,说说吧。

  :其实不用我说您也能知道。

  乙:那我怎么能知道?

  :有这么一句话您知道不知道?

  乙:什么话?

  :“人同天地。”

  乙:什么叫“人同天地?”

  :就是人跟天地一样。“天乃一大天,人乃一小天。”你看人身上有什么,天上准有什么;天上有什么,人身上准有什么。

  乙:(不信地)那我问问您。

  :您问吧。

  乙:天有无数的星斗,人身上有吗?

  :人有无数的毛孔。

  乙:天有四时。

  :人有四肢。

  乙:天有五方:东、西、南、北、中。

  :人有五脏: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。

  乙:天有一道天河。

  :人有……一条大肠。

  乙:天有日月:太阳和月亮。

  :人有二目:两个眼睛。

  乙:天有月底。

  :月底是什么?

  乙:光有太阳没有月亮。

  :人有……一只眼。

  乙:天有火烧云。

  :人有……烂眼边儿。火烧云不是红的吗,烂眼边儿也是红的。

  乙;天有下小雨儿。

  :人有……迎风流泪。

  乙:哎,人有时侯烂眼边儿又迎风流泪,天呢?

  :这个……天有时侯火烧云,火烧云过去又下点儿小雨儿……有这么个天吗?

  乙;那您问谁呀?

  :别往下问啦,我问问您吧。天地何为阴?何为阳?

  乙:这谁不知道:天为阳,地为阴。

  :有什么考察?

  乙:啊……不知道。你说呢?

  :天为阴,地为阳。

  乙:这有考察吗?

  :有考察。天为阴:要下雨啦,叫什么天?

  乙:阴天。

  :对呀,“阴”天。你怎么不说“阳”天?

  乙:有那么说的吗!

  :所以说天为阴。

  乙;地怎么为阳?

  ;春起了,什么气上升?

  乙:阳气上升。

  :“阳”气上升。您怎么不说“阴”气上升!

  乙;没有那么说的!

  :所以说地为阳。天地分阴阳,阴阳生五行嘛。

  乙:五行是什么?

  :就是: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。天地万物都离不开阴、阳、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。

  乙:天地万物都离不开这七样?

  :对了,离开这七样它不成形。

  乙:(更不信地)那我问问您。

  :您问吧。

  乙:桌子有阴阳吗?

  :有哇。桌子面为阳,底为阴。

  乙:怎么呢?

  :太阳出来晒面晒不着底。

  乙: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呢?

  :先说金。谁做的桌子?

  乙:木匠。

  :拿什么工具?

  乙:锛、凿、斧、锯。

  :那锯条是什么的?

  乙:钢的。

  :“钢”字怎么写?

  乙:“金”字边儿……

  :这不有金了吗?

  乙:金字边儿就算哪!木呢?

  :桌子是木头的。

  乙:水呢?

  :桌子的木头当初是树哇,得浇水。

  乙:火呢?

  :你把桌子劈了烧火。

  乙:啊?好好的桌子烧火!

  :在上古时代人们钻木取火。

  乙:土呢?

  :树在土里生长。

  乙:噢!我再问问您,戴的毡帽有阴阳吗?

  :有哇。帽子面儿为阳,里儿为阴。

  乙:怎么呢?

  :太阳出来晒面儿晒不着里儿。

  乙:金呢?

  :毡帽沿儿很齐,是拿什么剪的?

  乙:拿剪子。

  :那剪子是什么的?

  乙:铁的。

  :“铁”字怎么写?

  乙:“金”字边儿……

  :这不是金吗?

  乙:木呢?

  :得拿木棍擀毡。

  乙:水呢?

  :清水毡最好。

  乙:火呢?

  :戴帽为什么?

  乙:为暖火(和)。

  :暖“火”。

  乙:暖“火”也算哪?土呢?

  :多新的毡帽你一拍它也有土。

  乙:我再说一个:鲜货中的苹果有阴阳吗?

  :有哇。苹果有半面红半面青,红的那面为阳,青的那面为阴。

  乙:怎么呢?

  :红的那面是太阳给晒红了的,青的那面没晒着。

  乙:红的是太阳给晒的?

  :对喽。

  乙:金呢?

  :苹果在哪儿长着?

  乙:在苹果树上。

  :它怎么下来的。

  乙:那小刀拉下来的。

  :那小刀是什么的?

  乙:铁的……“铁”字是“金”字边儿,有金啦。这一动铁器就得有“金”字边儿。木呢?

  :苹果树不是木头的吗?

  乙:水呢?

  :苹果你一咬它就出水。

  乙:火呢?

  :要是煮苹果吃得用火。

  乙:我没听说过煮苹果,有煮梨的。

  :啊,煮梨得用火呀?

  乙:你不是找苹果的“火”吗?

  :是啊……你口干舌燥吃个苹果为什么?

  乙:为败火。

  :啊!败“火”。

  乙:噢!败“火”也算哪!

  :有火就得了嘛。

  乙:土呢?

  :苹果树底下不是土吗?

  乙:是啊!还有红果儿又叫山楂,这有阴阳吗?苹果半面青半面红,红是晒红的,这红果儿全是红的,哪为阴,哪为阳啊?难道说太阳出来围着红果儿转圈儿晒?

  :是啊……红果儿全是红的,要是掰开看里边什么色啊?

  乙:里边是白的。

  :对了!红果儿外边为阳,里边为阴。

  乙:外边没辙又跑里边去啦!金呢?

  :红果儿在哪儿长着?

  乙;红果儿在树上。

  :它怎么下来的?

  乙:拿……(留神地)拿竹竿儿棒下来的!

  :“铁”字怎么写?

  乙:啊,哪有“铁”字?拿竹竿儿棒下来的。

  :“铁”竹竿儿啊。

  乙:有“铁”竹竿儿吗?我不动铁器啦,你找吧。金在哪儿呢?

  :街上有卖大串儿红果儿的?

  乙:有哇。一串儿一串儿的,都拿线穿着。

  :对了,你说那线很软的,怎么穿过去?

  乙:拿……拿竹签儿带过去的。

  :竹签儿头里得有尖啊?

  乙:是啊。

  :那尖是拿什么修的。

  乙:拿……玻璃碴刮的。

  :街上有卖糖葫芦儿的?

  乙;有哇。

  :糖葫芦儿的红果儿外边儿有糖。

  乙:糖葫芦儿嘛!

  :你说那糖是拿什么锅熬的!

  乙:拿……“沙”锅熬的!

  :那“锅”字怎么写!

  乙;“金字边……儿”

  :这不金吗?

  乙:又找着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