歪讲《三字经》



焦德海 刘德智述

 你会看,瞧不出来我是怎么个人吗?

乙 您恕我眼拙。

 我是个学生。

乙 学生啊!

 啊。

乙 咱们哥儿俩拉拉手。

 你也是学生。

乙 我是畜生。

 那差多啦!

乙 有你这样脑袋的学生?

 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我念过书。

乙 是啊!

 我还念过书,我还开过讲。

乙 还讲过书?

 就这《三字经》我讲过通本。

乙 《三字经》不过是一部《纲鉴》嘛。

 要那么讲起来,不成笑话了吗?得按照新闻讲。

乙 能讲出新闻来?

 啊。当初有一座山。

乙 叫什么山?

 你没有念过《三字经》啊?

乙 没有。

 叫“有连山”。

乙 有这么一句。

 你没有去过吧?

乙 我没有去过。

 你爸爸去过。

乙 我爸爸去过?

 光绪二十六年他逃难到那儿,在山底下藏着过。

乙 有这么一句吗?

 “有归藏”嘛。

乙 有龟藏,我爸爸在那儿藏着?挨骂!

 山左有一个地方。

乙 什么?

 叫“此四方”。

乙 唔。

 那儿住着亲哥儿俩。

乙 亲哥儿俩姓什么?叫什么?

 大爷姓人,叫“人之初”。

乙 哦!

 二爷姓人,叫“人之伦”。

乙 这是亲哥儿俩?亲哥儿俩呀怎么这样不挨着?

 分居,不在一块儿过。

乙 因为什么分居?

 大爷是个做官的,二爷是个混混。

乙 大爷做什么官?

 “著六官”。

乙 呀!

 二爷在前门里头后门外头混混。

乙 干吗在前门后门混?

 《三字经》上写着呢,“南北混”,南边踏实在南边混。

乙 北边踏实呢?

 在北边混。

乙 南北都不踏实呢?

 那就上青岛忍着去吧。

乙 青岛混?

 大爷“人之初”的太太娘家双姓。

乙 姓什么?

 复姓赢秦,“赢秦氏”,二太太娘家复姓有左,“有左氏”。

乙 哦!

 大爷跟前的少爷今年六岁,叫“人所同”,二爷跟前的少爷今年十二岁,叫“人所食”,大所、二所亲叔伯哥儿俩。

乙 叫你都给对付到一块儿去啦。

 不信你问问去。

乙 我问谁呀?

 “人之初”拜了二位把兄弟,大爷姓习叫“习相远”,没在北京,是外任的县知事。

乙 做哪儿的县知事?

 做“终于献”的知县。

乙 终于县属哪儿管?

 属于战国。

乙 走一天?

 一天到不了,坐火车不通,得坐船,坐“十八传”,借点儿“日国风”,使上“当讽咏”,架上“日水火”,走了“四百年”,才到了“终于献”。

乙 四百年才到终于县?

 一去四百年,回来四百年,凑到一块儿“八百载”。

乙 那怎么去啊?

 南苑有飞机,坐上飞机,四个钟头就到了。

乙 南苑有飞机呀?

 唔。

乙 《三字经》里没有飞机。

 有哇,“创国基”。

乙 创国基,是飞机?

 闯过那一国就过去啦。习相远上任了没携带家眷。

乙 是啊。

 “习相远”的太太在西河沿住家。

乙 习相远的太太是谁呀?

 “昔孟母”。

乙 昔盂母和习相远是公母俩?

 那是夫妻俩。

乙 好么。

 把兄弟二爷姓窦,叫“窦燕山”。

乙 窦燕山也是做官的吗?

 乡下财主,种地的。

乙 种多少地?

 “有义方”,就种一方。

乙 这么个一方啊!

 方才我讲的你听明白了没有?

乙 我听明白啦!

 窦燕山家中很阔呀!

乙 唔。

 人财两旺。

乙 怎么?

 跟前有六个儿子。

乙 这不对。

 怎么不对?

乙 燕山五桂,是五个儿子。

 不错,地根儿是五个儿子。

乙 怎么你告诉我六个?

 后来“长幼序”,又续了一个。

乙 长又续,又续了一个?

 你说的那五个的小名儿我都知道。

乙 叫什么?

 都叫扬:大杨、二扬、三扬、四扬、五扬。

乙 《三字经》有这么一句?

 “教五子,名俱扬”,小名都叫扬儿。

乙 是啊!

 六少爷不叫扬儿。

乙 叫什么?

 叫融儿。

乙 多大啦?

 今年才四岁。

乙 《三字经》有这句?

 “融四岁”。

乙 哦。

 知道“曰仁义,礼智信”,“讲道德,说仁义”。

乙 哦。

 买个梨呀,他都不吃。

乙 怎么样?

 有叔叔大爷让让,要不怎么圣人爱他,写上了“融四岁,能让梨”,让大家吃梨。

乙 要是吃香蕉呢?

 那就“融四岁,能让……”他不爱吃香蕉。

乙 不爱吃香蕉?

 那年请个教书的师爷,教这哥儿六个念书。

乙 教书的是谁呀?

 若先生。

乙 官印?

 “若梁灏”。

乙 若梁灏教学?

 若先生在东单牌楼裱褙胡同住,门牌九号,家里头新近还安了电话啦,电话东局“八十二”。

乙 东局八十二?

 “若梁灏,八十二”。这是电话号码八十二。

乙 梁灏八十二岁中状元。

 哎,那是错误,这是正根儿。

乙 不知哪儿是正根儿。

 窦燕山把若先生请了来啦,说:“六条小犬,恳求先生,教训成名,大展雄才。”

乙 唔。

 先生说:“不要客气,跟我念书啊,只要‘学且勤’,只要他们‘尚勤学’。”

乙 你听。

 “‘教不严’为‘师之情’,‘幼不学,老何为’。”

乙 是。

 “后天上学,明天约你吃个饭罢。”

乙 吃饭?

 若先生说:“不要花钱啦,人多我去,人少我不去。”

乙 好热闹。

 窦燕山请客。

乙 请谁呀?

 “为人子”、“乃曾子”、“夏传子”、“方读子”、“身而子”、“子而孙”、“自子孙”、“至玄曾”、“乃九族”、“人之伦”,一大群,全去啦。

乙 也不知道这都是谁跟谁。

 前门外头煤市街吃的饭。

乙 煤市街哪个馆子呢?

 叫“三易详”。

乙 三易详谁开的?

 三个掌柜的开的,因此叫三易详。

乙 三个掌柜的都姓什么叫什么?

 我认识一位姓周,叫周易。

乙 周易,这才俩字,不对呀!

 三个掌柜的不是有他嘛!

乙 是呀!

 “有周易”,开“三易详”。

乙 周易究竟是谁呀?

 煤市街馅儿饼周。

乙 馅儿饼周叫“周聚成”。

 北边分号叫三易详。

乙 由性儿糟改!

 大伙儿下了电车,进三易详,里头请坐吧。“友与朋”,刚落座,又进来六位做陪的。

乙 哪六位?

 宋四爷、梁三爷、彼五爷、至六爷、金二爷、及老爷,进来了这么六位。

乙 宋四爷是谁呀?

 “宋齐继”。

乙 梁三爷是谁呢?

 “梁陈承”。

乙 彼五爷呢?

 “彼既成”。

乙 及老爷?

 “及汉周”,六十多岁,大胖子,有点儿近视眼。

乙 至六爷呢?

 “至孝平”。

乙 金二爷是谁呀?

金二爷在东交民巷当过牧师。

乙 《三字经》没有那么一个金牧师。

 有,“木石金”。

乙 你给反了过儿啦!

 不反过来我哪儿找去呀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