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里云南



纪元供稿

  :有这么句话,叫做“说书的嘴,唱戏的腿。”
  乙:什么意思?
  :这句话是形容说书的嘴快,唱戏的腿快。
  乙:怎么个快法?
  :甭管多远的路程,说书演员的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到了。
  乙:这么快?
  :“饥饿渴饮,晓行夜宿,这一天到了昆明。”
  乙:这就到了呀?
  :说书的嘴嘛!
  乙:那唱戏的腿呢?
  :也是甭管多远路程,他在台上绕个弯儿就到了。
  乙:也够快的了。
  :有一出京戏叫《反云南》。
  乙:听说过。
  :云南多远哪!万里云南。
  乙:那得看打哪儿算。
  :一员大将带着四个龙套,这大将一声令下:“众将官!”
  乙:有。
  :“兵发云南去者!”“得令哦。”乐队吹打个(三枪)“隆冬仓,隆冬仓,隆咚……仓……”龙套顺着舞台转了一圈儿站住了。
  乙:怎么不走了?
  :是呀,大将还装模作样问哪:“兵马为何不行?”龙套回答了:“兵至云南。”
  乙:这得到啦?
  :这就叫艺术的真实,它不能和生活的真实一样。
  乙:要和生活的真实一样呢?
  :那就热闹了。
  乙:热闹点儿好哇。
  :大将一声令下:“兵发云南去者!”大伙儿叽哩咕噜回后台了,洗完脸把行李卷儿一打,奔车站买票上云南了。
  乙:这多真实啊!
  :他们真实了,观众蒙了:怎么半天台上没动静了?赶紧问剧场服务员:“哎,这戏怎么不唱了?”
  乙:服务员怎么回答的?
  :“谁说不唱了?”“那怎么台上不出人了呢?”“您没听吗?兵发云南去者——演员都上云南去了,我们怎么办呢?”
  乙:观众着急了。
  :服务员一笑:“怎么办?那看各位还想不想接着往下看了?要是不想看,就回家休息去吧。”
  乙:要想看呢?
  :“赶紧上车站买票一块儿去云南。”
  乙:受得了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