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坠子



阎笑儒 尹寿山演播稿

乙 我们两个人说回相声,说相声啊,也没有什么新鲜的……

 (哼弦子)冬,嘣,楞不楞冬嘣……

乙 哎?怎么回事?

 (大声)冬嘣,楞不楞冬嘣!冬嘣楞不楞冬嘣……

乙 干吗?噢,弹弦子的。

 嘟——楞冬楞不楞冬嘣……

乙 噢,上台就弹哪。

 (大声)冬,嘣,楞不楞冬嘣……

乙 什么点儿这是?

 (特大)嘟——楞冬楞不楞……

乙 留神鼻子?

 您别妨碍我的工作。

乙 什么工作也要注意安全。

 好,好请您也注意点儿得了。

乙 谁注意点儿!

 冬嘣,楞不楞冬嘣……嘟——楞冬,楞不楞冬嘣……

乙 还真得留点儿神!

 冬蹦,楞不楞冬嘣……(唱)“诸君稳坐慢慢地听……”

乙 您还别说,字眼儿都够清楚:诸君稳坐慢慢地听,好了,你唱吧,我们听一回。

 冬嘣……

乙 又来了!

 嘟——楞冬,楞不楞冬嘣!嘟,楞冬,楞不楞冬嘣,(大声)嘟,楞冬,楞不楞冬嘣……

乙 不留神真能触上!

 冬嘣,楞不楞冬嘣,(唱)“诸君稳坐慢慢听……”

乙 这是怕您没听明白,再唱回来了:诸君稳坐慢慢地听都听明白了,请您往下唱吧啊!

 嘟……

乙 弹?您这不是受罪吗?

 嘟一一楞冬。楞不楞冬嘣,嘟,楞冬,楞不楞冬嘣,嘟——楞冬,楞不楞冬嘣……(唱)“诸君稳坐慢慢地听……”

乙 慢慢?还吃饭去吧,吃完饭回来,误不了听二句。没下句儿,他要有下句儿我是他徒弟。

 (唱)“要论听文……”

乙 嘿!

 (唱)“……压住了鼓板哪,书开我的正宗……”

乙 嗯,有下句儿。

 这是寸劲儿。

乙 嘿!净等我了。

 (唱)“适方才表的哪家何人等……”

乙 是谁呀?

 (唱)“接回来再表表能征惯战、惯战能征、出乎其类、拔乎其萃、人前显贵、鳌里夺尊,南征北战、东挡西杀这位老胜英。”

乙 哎哟,差点儿没憋死。

 (唱)“这老胜英……”

乙 胜英怎么啦?

 (唱)“……带领着小弟兄,够奔花果山上……”

乙 胜英上花果山找谁去?

 (唱)“他一心大战这位孙悟空……”

乙 和孙猴打起来了。

 (唱)“大战疆场,三百多趟,也没有分出谁输共谁赢。猛听得这宋营后边,吧嗒啦啦一声响啊。”

乙 怎么着?

 (唱)“这宋营跑出一匹马走龙……”

乙 来人了。

 (唱)“在马上端坐一员小将,英勇无敌哟甚是威风,若问这来了何人等?”

乙 谁呀?

 (唱)“他本是常胜将军赵子龙。”

乙 赵云?

 (唱)“好赵云,催马抡刀就往山上闯啊,一刀劈死了孙悟空……”

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!

 (唱)“多亏了岳飞……”

乙 岳飞?

 (唱)“……搬出来的人马,请来了他的师傅那位老济公。”

乙 嗐!

 (唱)“罗汉爷手拿着机关枪,往外就打呀,一枪打死了徐茂功……”

乙 嗐,这乱劲儿!

 (唱)“列位明公,要问我唱的这叫什么段儿?”

乙 哪段儿呀?

 (唱)“连我说书的摸也摸不清!”

乙 连他都摸不清!这你还唱什么劲儿!真格的,你唱的是哪一段儿呀?

 这段儿叫“折罗”。

乙 折罗?有折罗,有大杂烩没有?

 有啊。

乙 啊,有大杂烩。

 有、有。

乙 来段大杂烩我们听听怎么样?

 可以。

乙 来来。

 (唱)“孙义孟昌,孙义孟昌,孟良张飞比过刀枪,岑彭马武,三国的吕布,多亏了罗成的那杆长枪,杀刀剐夫的孟姜女,哭倒长城的孙二娘,乱七八糟大杂烩,到下回三堂会审……”

乙 玉堂春?

 (唱)“……杜十娘。”

乙 你们哪位听过三堂会审杜十娘啊?

 应当怎么唱?

乙 三堂会审王堂春。

 我要唱三堂会审玉堂春那叫大杂烩吗?

乙 噢,烩不到一块啦。

 哎,当然了,我唱的什么您知道吗?

乙 您唱的是西河大鼓。

 噢,西河大鼓,哎呀,这西河大鼓您也懂啊?

乙 嘿嘿嘿嘿,谁不懂啊!马增芬西河大鼓唱得多好。

 是啊。哎,我问你,我唱得怎么样?

乙 您唱的?

 啊。

乙 哈哈哈哈!

 好。

乙 不怎么样!舰着脸还问呢。不是三堂会审杜十娘吗?

 我唱西河大鼓啊,这是跟您说,我差点儿。

乙 啊!唱西河大鼓你差点儿!

 对了。

乙 哈哈哈哈,你唱什么都差点儿!

 这可没有。

乙 怎没有啊?

 西河大鼓我差点儿,我唱得最好的……

乙 是什么?

 就是河南坠子。

乙 啊,河南坠子你唱得最好?河南坠子当初有个唱得最好的。

 谁?

乙 乔清秀。贴海报的时候,还有仨字儿“盖河南”。

 是是。

乙 那乔清秀唱河南坠子盖河南,把河南唱河南坠子的都盖了,你还唱?哈哈哈你哪儿摆呀,你!

 今天我就给您学回乔清秀您听听。(河南坠子白口)“大年初一头一天,过了初二就初三,初一十五半拉月,腊月三十整一年。”

乙 废话!这有什么用,这个?

 (白口)“适才唱的也是坠子,这一场也是坠子,唱不好,好不好的你是多多的原谅,唱哪一段哪?唱个小段儿,给您唱段三堂会审玉堂春。”

乙 好。

 “把弦子拉起来,咱就唱这回三堂会审玉堂春!”

乙 哟哟哟哟!这份儿德行。

 打这儿开始,这边一个拉的,这边一个唱的。

乙 是啊。

 你说他们两个人谁累?

乙 还是唱的累。

 好,还是拉的那个累。

乙 拉的怎么累呀?

 浑身上下横竖劲儿,连胳膊带腿一齐动弹。

乙 是啊。

 打这儿开始要唱了。

乙 干脆你唱吧!

 (学琴声)呗儿,崩当当当,呗儿,崩当当当。(唱)“我本是北京城一个贱民、结交公子他是南京城里的人哪!”(过门)冬嘣嘣冬嘟——楞嘣冬楞嘣楞……

乙 两头儿忙啊!

 (唱)“我们两个人哪相交足够二年半,花得他囊中空虚!”(过门)里根隆的冬。(唱)“无有半文。最可恨老王八鸨儿哪多么心狠,我的大人哪,把我的三哥哥赶出了院门哪!”(过门)冬楞冬嘣冬楞楞楞冬嘣冬楞冬楞冬嘣(唱)“我命老妈把东西买呀,回来他就说与……”(过门)的恨儿隆的冬。(唱)“玉堂春,闻听我的三哥啊,呃!……”

乙 咦?

 “呃!”

乙 嗯!

 “呃!”

乙 怎么着?

 (唱):“他就要了饭……”(过门)一根儿隆冬!一根儿隆冬!一根儿隆冬!一根儿隆冬冬冬。(唱)“小奴啊——”(过门)一根儿隆冬,一根儿隆冬!(唱)“好一似呀胜似摔在我那凉水盆!啊——”

乙 表情真好。

 (大声过门)冬楞楞……

乙 行行,这一惊一炸的真受不了!

 这路坠子叫文坠子。

乙 噢,文坠子。

 还有一种坠子。

乙 什么坠子?

 叫武坠子。

乙 啊,武坠子怎么回事?

 就是文武带打的坠子。

乙 坠子还有文武带打?

 有啊。

乙 我怎没见过?

 没上本市来过。

乙 在哪儿唱啊?

 离着河南还六万多里地啦。

乙 怎么这么远哪?

 就是远一点儿。

乙 没听过,你会唱吗?

 我会。

乙 会唱,你来来怎么样?

 我来来。

乙 你来来武坠子我听听。

 这武坠子是俩人呀,我一人来不了。

乙 噢。

 咱们这么着行吗?

乙 怎么?

 你也来来怎么样?

乙 我不会唱坠子。

 噢,您不会唱?

乙 啊。

 不用您唱。

乙 我干吗呀?

 您帮忙给我拉拉弦儿。

乙 我不会拉弦呀。

 拿嘴学啊。

乙 拿嘴学。

 刚才我怎么学的?

乙 噢,拿嘴学拉弦儿。

 (学弦音)冬嘣冬嘣楞嘣楞……唉,就这样儿。

乙 可以,可以。

 行吗?

乙 行,行,行。

 你来来。

乙 还来来。

 来来,我听听。

乙 (学弦音)(大声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冬嘣!

 嘿!这弦儿还真响,这弦儿,请坐吧!

乙 不不不,我站着。

 请坐吧,您这个儿太高。

乙 坐下?

 您坐下我心里好稳当。

乙 噢。

 我好放心。

乙 坐下装拉弦儿的?

 对啦,对啦,没有站着拉的!坐好了吗?

乙 坐好了。

 这回我化化妆。

乙 还化妆啊?

 武坠子嘛!

乙 噢。

 还得修饰修饰。

乙 武坠子还化妆。

 那是,把衣服撩起来。

乙 怎么大褂还撩起来?

 武坠子嘛!袖子卷起来!

乙 吓,撸胳膊挽袖子。

 武坠子嘛!

乙 好,武坠子。

 开始了。

乙 开始了。

 这回你还帮忙。

乙 唉。

 按电铃,我这儿上场了,武坠子开始。

乙 ……这不定出什么主意哪!

 (学铃声)铃……(拍醒木)

乙 刚吃完大力丸,大概是!

 (白)“湛湛青天不可欺,张飞喝断当阳桥,虽然不是好买卖,一日夫妻(拍醒木)百日恩!”

乙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!您先等会儿!这四句满不挨着!

 武坠子不挨着。

乙 好,好,好,武坠子不挨着。

 (白)“四句提纲言罢,不嫌学徒说口压风,锛瓜掉字,横眉熊耳,我给你唱一回坠子书。”

乙 啊,这叫坠子书。

 (白)(大声)“嗨!把弦子拉起来……”

乙 拉弦子。

 (唱)“……咱们要唱一回,坠子书(大声)嘿!(打乙)哎嘿!哪哈依哈咳呀!抓哈咳咳……”

乙 别咳咳了!你唱坠子书没关系,打人干吗呀?!

 没告诉你武坠子嘛!

乙 噢!这就开火了!

 那还等多会儿呀?

乙 现在怎么样啊?

 开始了。

乙 开始了?

 哎。

乙 (行弦,大声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嘣,冬冬楞冬楞嘣楞冬楞嘣楞咳咳啊!

 (唱)“要罢了钱……”

乙 干脆,您找别人吧!

 怎么?

乙 您这活儿我干不了啦。

 为什么?

乙 吓人呼啦的,又要打人啦?什么词儿呀,吓我一跳!

 噢,您问词儿呀,头一句是“要罢了钱”。

乙 要罢了钱怎么回事?

 不卖票零打钱,这叫“要罢了钱”。

乙 二一句哪?

 “书归正”,就是开书了。

乙 噢,就是要完了钱开书啊。

 哎。

乙 好嘛,听您这坠子还得找翻译跟着呢。

 来吧。

乙 (行弦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嘣冬啊!

 (唱)“要罢了钱,书又归了正!他管拉呀,我管唱,您老管听……”

乙 唉……多新鲜哪!噢,我管拉,你管唱,人家管听!

 哎。

乙 我也不拉,你也不唱,人家还听什么劲儿呢?

 是啊,你往下听啊!

乙 (行弦)冬楞嘣冬嘣楞楞冬楞嘣冬啊!

 (唱)“您说我今天我唱哪一段呀?”

乙 噢,还没准儿哪?我说你想准了唱行吗?

 行啊!

乙 (行弦)冬楞嘣冬嘣楞楞冬楞嘣冬啊!

 (唱)“我唱段儿啥玩意儿你也得听啊!”

乙 多新鲜!(行弦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嘣冬啊!

 (唱)“爱听文来,爱听武啊?爱听奸来你老爱听忠啊?爱听文的是俺不会,爱听武的我是没学成,半文半武我也唱不了,苦辣酸甜俺也不中啊……”

乙 干脆咱散了吧,噢,你什么都不会呀?你这不是废话吗!

 废话呀!打这儿往后听,句句都是废话。

乙 那是怎么回事?

 离开废话我没词儿了。

乙 噢,离开废话就没词儿!哈哈哈,受点儿累吧您哪!

 干吗呀?

乙 多唱点儿废话吧!(行弦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嘣冬啊!

 (唱)“适刚才唱的本是《响马传》哪。”

乙 (行弦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嘣冬啊!

 (唱)“还有半段儿我没唱清啊。”

乙 (行弦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嘣冬啊!

 (唱)“适刚才表的哪家何人等?表表八爷叫罗成,表表八爷叫罗成!”

乙 (行弦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嘣冬,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嘣冬啊!

 (唱)“爷俩迈开八条腿……”

乙 啊……嘿!爷俩四条腿。

 (白)你听着。

乙 (行弦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嘣冬啊!

 (唱)“后边跟着一匹马走龙啊!”

乙 噢,凑腿哪!(行弦)冬嘣楞冬楞嘣楞冬楞嘣楞嘣冬啊!

 (唱)“连人带马把城上……”

乙 啊……马怎么上去啦?

 听着!

乙 (行弦)冬嘣楞冬嘣楞冬嘣楞嘣冬啊。

 (唱)“若问马?咿啊,咿呀,咿呀咿——”

乙 (小声行弦)冬嘣楞冬嘣冬……吃饱了撑的!

 (唱)“这人能驾云马腾空啊!”

乙 好,全上去了!(行弦)冬嘣楞冬嘣楞冬嘣楞嘣冬啊!

 (唱)“左手拉着一个掏灰耙,右手拿着一个‘勃郎宁’啊……”

乙 这叫什么武器?(行弦)冬嘣楞冬嘣楞冬嘣楞嘣冬啊!

 (唱)“这位将官哪……”

乙 (行弦)冬嘣楞冬!

 (唱)“手使掏灰耙子他朝下打!”

乙 怎么又打呀?

、乙 武坠子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