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电台



孙少臣记忆

 “当当当!……”

乙 怎么啦?

 “少林寺老和尚广播电台……”

乙 这是电台呀?

 “本台1234567千周,400公尺……”

乙 这是什么频率?

 “现在开始广播。”

乙 咱听听广播什么?

 “由零点至24点为本台广播时间……”

乙 连轴儿转哪?

 “希望听众按时收听”

乙 受不了!

 “下面请听广告节目……”

乙 先做广告。

 “太太小姐们,春天就要到了,春季里家家忙,家家忙做新衣裳,要问谁家料子好,山东老号瑞蚨祥。瑞蚨祥绸缎布匹源来,欢迎比较任意择(zhai)、布匹颜色鲜,欢迎比较、欢迎批评。瑞蚨祥地址在济南经二路纬三路路北,全国各地均有分号,欢迎购买。”

乙 还真清楚。

 “先生们太太们,您知道世界上什么最苦吗?”

乙 什么最苦?

 “就是小孩没有奶吃最苦,如果没有奶吃,请用天津大同药房生产的寿星牌的生乳灵吧,寿星牌‘生乳灵’夫人奶妈吃下去当天可以催下奶来,催得奶就和自来水一样!”

乙 嚯!受的了吗?

 “可以吃喝,洗澡两用……”

乙 没听说过。

 “老头儿吃了无效。”

乙 废话!

 “大同药房的地点在天津东马路大同胡同里面,电话4582,分店在北京西城缸瓦市大街,电话——!”

乙 多少号?

 “不知道。”

乙 不知道你说什么?

 “下面请听京剧《二进宫》……”

乙 好!

 “百代公司,特请梅兰芳、金少山、马连良合唱《二进宫》……”

乙 咱也过过瘾。

 (唱)“怀抱着,幼主爷,江山执掌……”

乙 这是花脸。

 (唱)“为什么恨天怨地假带愁肠所为哪桩……”

乙 这是老生。再听青衣的。

 (唱)(歇斯底里,不搭调):“并非是……哀家……假带……愁肠,为只为,我朝中不得……安康……”

乙 哎哟我的妈呀?

 “各位听众:刚才是梅兰芳先生吃咸莱吃多了!”

乙 不像话!

 “当!当!当!当!”

乙 (对观众)这是敲的云板。

 “少林寺老和尚广播电台……”

乙 上哪儿找这电台去?

 “J、Q、K。”

乙 三张扑克牌!

 “下面请听广告……”

乙 广告倒挺勤的。

 “先生们,女士们,夏天快到了,您不想买皮帽子?”

乙 夏天买皮帽子?

 “请你到盛锡福帽店去买吧,戴上以后准能出汗……”

乙 能不出汗吗?

 “先生们,下班后抽根烟,能解累解乏解心烦,要问什么牌子好,前门香烟最可观,前门香烟气味芬芳,包装美观,每包20支,前门烟最大的特点,准能冒烟儿……”

乙 不冒烟那是粉笔!

 “不过也有缺点……”

乙 什么缺点?

 越抽越短!

乙 废话!

 “当!当!当!当!”

乙 又完了。

 “少林寺老和尚广播电台……”

乙 别提名字了!

 “哎哟,哎哟……”

乙 哎哟什么?

 “踩脚了!”

乙 谁踩你脚了?

 “下面请听刘文斌演唱的京东大鼓《拆西厢》。”

乙 好!

 “刘文斌上台鞠躬,今天给大家唱一段京东大鼓《拆西厢》。”

乙 唱吧。

 (唱)“崔莺莺得了病就手托着腮,叫声红娘你过来。你姑娘有一件不明事,事到如今我还是没解开呀。咱们老爷在朝把官做,当朝一品位列三台。唐宋相隔二百载呀,是何人编出这部《西厢》来呀?时间已到,刘文斌下台鞠躬。”

乙 刚唱几句就完了?

 “下面请听相声大王张寿臣与陶湘如合说的相声……”

乙 这回好!

 “学徒张寿臣、陶湘如上台鞠躬,每天十八点五十九分半至十九点……”

乙 半分钟?

 “在少林寺老和尚广播电台伺候您一段相声,现在时间已到,张寿臣、陶湘如下台鞠躬明天再会……”

乙 完了?你说什么了?对呀,就半分钟嘛!

 “少林寺老和尚广播电台,现在是广告节目时间……”

乙 除了广告没别的!

 “太太小姐们,您每天早晨洗完脸都应该润面吧?”

乙 当然。

 “我给介绍一种化妆品……”

乙 什么化妆品?

 “就是骆驼牌爱尔染色……”

乙 颜色。

 “骆驼牌的爱尔染色能染白布五尺,毛线半磅,每天您洗完脸抹上半袋儿就行了,抹完您一照镜子——”

乙 漂亮了!

 就成窦尔敦了!

乙 这叫什么广告?

 “先生们、女士们,亨得利钟表店由瑞士新进一批大三针游泳表,样子美观,价钱公道,每块卖您八块二毛五……”

乙 怎么这么便宜?

 “就是没瓤子!”

乙 外壳呀?

 “各位听众,您想吃烤地瓜吗?”

乙 烤地瓜营养丰富,价格低廉,含有多种维生素,要买烤地瓜请您到……?”什么地方?

 “马路上找去吧!”

乙 这不是废话嘛!

 “下面请听唱片……”

乙 干脆放唱片吧。

 (拿唱片擦擦、放在唱机上,手摇弦)

乙 老式唱机。

 (拿针儿按上)“嘶——哼……”

乙 怎么啦?

 (看看针儿,然后扔掉,换个针儿)

乙 针不行了。

 (再换一个)“嘶——哼……”

乙 怎么啦?

 (再看看针儿又扔掉了)

乙 还是个废针儿!

 (找,没有针儿的样子。看看自己的眉毛,最后拔一根儿放在唱盘上)

乙 哎哟,受得了吗?

 (唱片正常旋转)“嘶——”

乙 眉毛也管事儿?

 “百代公司,特请乔清秀老板唱河南坠子《玉堂春》。”

乙 好。

 (唱)“我本是北京城一个妓女,结交下王三公子他是南京城的人哪。哎我们两个人相交足够二年半哪,直花得他的囊中空虚无有分文。最可恨那王八鸨儿多么……心……狠,我的……大人……哪(手摇唱机状)”

乙 怎么啦?

 没弦啦。

乙 这叫什么唱机。

 “当!当!当!当!……”

乙 完了完了吧。

 “少林寺老和尚广播电台现在转播少林寺小和尚广播电台的播音。”

乙 弄一群和尚!

 (做转播状:戴耳机、弄旋钮)“哼……哼……嘚……(做触电状)”

乙 怎么啦?

 跑电啦。

乙 寸劲儿。

 “少林寺小和尚广播电台……”

乙 通了。

 “梆!梆!梆!少林寺小和尚广播电台,现在两点半请您对表。”

乙 (对观众)别对,不准!

 “当!当!匹——”

乙 这是什么?

 半点。

乙 半点?

 “少林寺小和尚广播电台,现在报告新闻:新闻有三点。第一点,第一项,第一条,第一节,第一回,第一次,并且它包括了第二点,第二项,第二条,第二节,第二回,第二次,也包括了第三点,第三项,第三条,第三节,第三回,第三次……”

乙 说明了半天就一点。

 “一点说得过去,过去从前,似乎对付,马马胡胡,大概其……当然的了!总而言之新闻报告完了!”

乙 你报什么了?一嘴茄子!

 “下面请听外国歌曲……”

乙 又外国歌曲啦?

 (用外国味唱出谁也不懂的歌曲)(白)我这外国话连外国人也听不懂!

乙 是听不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