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面



马三立 张庆森述

 咱们说一段儿。

乙 好哇。

 相声啊。相貌的相,声音的声,这两个字呀,咱们没做到。

乙 做得不够。

 声音难听,相貌很可气。

乙 长得不好!

 你看人这相貌,一人一模样儿。

乙 那当然啦。

 你说应当长什么模样儿为标准?这还没法儿说,一人一样儿。

乙 一人一样儿呀,有好看的,就有难看的。

 什么叫好看哪?我以为我这样儿就算不错。

乙 啊?

 我看我就不寒碜。

乙 你还不寒碜?

 你说谁好看?

乙 男人怎么样儿好看,这个我还真说不上来,女人长得怎么样儿好看,这我能说得上来。

 女人?

乙 哎。

 谁?

乙 谁……那我指不出来。女的长得怎么样儿为标准,怎么样儿为好看,这我能说得上来。

 你说,应当长什么样儿?

乙 最好哇,长得是柳叶儿眉,杏核眼,通关鼻梁儿,樱桃小口一点点,不笑不说话,一笑俩酒涡儿,杨柳细腰,说话要燕语莺声。

 谁告诉你的?

乙 我就这么说呀。

 词儿不对呀。

乙 怎么?

 没理呀。

乙 怎么没理呀?

 你说的这叫什么?这叫“美人赞”。

乙 什么叫美人赞哪?

 说书的先生部会这套——美人赞,一提说这人长得好,就把这套词儿用上啦:柳叶儿眉,杏核眼,通关鼻梁儿,樱桃小口一点点,不笑不说话,一笑俩酒涡儿,杨柳细腰,燕语莺声。说书就这么说,听书的哪,就以为这人好看。其实不是,不好看!

乙 不好看?

 哪个女人长这样儿呀?

乙 这不好看吗?

 哪个女人长这样儿就坏啦。

乙 怎么?

 要有女人把这几样儿长全了,那就寒碜啦。柳叶儿眉,先说这眉毛吧。

乙 说吧?

 柳叶儿呀,柳树叶子你看见过吗?

乙 看见过呀。

 这么窄,这么长,柳叶儿眉,由这儿起,到这儿!

乙 嗬!那么长的眉毛!太长,不好看。

 对呀。

乙 柳叶儿眉不好,杏核眼哪?

 杏核眼?

乙 哎,这个好看。

 眼跟杏核一样,滴溜儿圆?

乙 那不好看!

 通关鼻梁儿……

乙 这怎么样?

 这儿鼓着。

乙 一般儿高哇?

 嗯。

乙 不行不行。

 樱桃小口,像樱桃那么点儿嘴?

乙 哎。

 吃饭麻烦啦!

乙 怎么?

 老得吃面条儿。

乙 怎么?

 嘴小哇,长长的一根面条儿往里吸。

乙 饱啦。

 面条儿进去啦,酱哪?都糊到嘴上啦!

乙 酱没进去呀?

 嗯。

乙 这不好看!

 俩大酒涡儿哪?

乙 这个许是好。

 俩大酒涡儿,远看跟“大鬼”一样。

乙 哟!杨柳细腰?

 那活得了吗?长那样儿?

乙 也不好。

 最可气的是燕语莺声。

乙 怎么?

 说话跟燕子叫唤一样。

乙 那不好听嘛!

 莺声——黄莺的声音。

乙 多好!

 多好?谁懂啊?

乙 也不行?

 燕子那嘴多快呀,燕子叫唤:“唧溜儿唧……”太快啦!

乙 够快啦。

 莺声,黄莺的细声,谁听得出来呀?你媳妇儿跟你说话都那样儿?

乙 不行吗?

 燕语?

乙 啊。

 你呀由电台下班儿回家啦,到家你媳妇儿跟你说话:“哟,你回来啦,喝茶吧,挺热的。吃饭吧,给你热热菜。”也得这么说呀。

乙 是呀。

 燕语,说话像燕子?

乙 不行?

 莺声,黄莺的细声?你懂?

乙 怎么?

 你由电台下班儿回家:(声音细、快)“你回来啦?”

乙 哟!

 “你吃饭吧。”

乙 嗐!

 怎么啦这是?

乙 不行。

 根本就没有。

乙 那么依你说怎么算好看?

 好看哪?

乙 嗯。

 这人哪,长得个儿不太高,不太矮,不太胖,身体健康,能工作,能劳动,这是叫漂亮,这就叫好看。

乙 咦?我记得有人说过这个话:“瞧你长这模样——穷相。你看人家那相貌多好哇——富态。”

 那是骗人。

乙 怎么?

 什么叫穷相?哪叫阔相?

乙 都那么说嘛。

 你不懂啊。

乙 怎么?

 你说的这人长得穷相,富相,这是过去。

乙 过去?

 谁兴的这个?过去旧社会,封建地主阶级他们造的谣言,他们站在剥削人的立场上,他说他有福,他不承认他是剥削,他说他有造化,应当享福,命好;劳动人民吃不饱,穿不暖,受他们的剥削,他说那是没有福,没造化,穷命。

乙 噢。

 他老这么说,有些人也相信这一套啦,也认为这是对:“噢,人家大员、大地主有福,人家有造化,我就是命苦哇,得啦,认命吧。”认命,就这一认命,得啦,反动统治阶级、封建地主阶级他们就以这个得意啦嘛!认命啦嘛,没有斗争性啦嘛!认可他们剥削,认可他们欺负嘛,封建地主们就传播这个。

乙 我不是听封建地主他们说的,我是听街面儿相面的,算卦的他们说的:“富贵贫贱,八字儿有关系。”

 那个呀?

乙 啊。

 你不懂啊。

乙 怎么?

 相面的、算卦的、批八字儿的他们是给谁服务哇?

乙 不知道。

 他们就是给反动统治阶级来服务的,不是给劳动人民服务的!随便说说,造这么一套,他这一说你就信啦!他们有他们的词儿呀——有书。

乙 有书?

 那书是谁编的?

乙 不知道。

 就是过去反动统治阶级、封建地主阶级编的,这叫相书哇,《麻衣相》啊,《原柳庄》啊,《水镜集》呀,《相法大全》哪,《相法全篇》哪,《揣骨相》啊,《摸骨相》啊,《大清相》啊,种种的,不是一个人编的,所以那书不一样,一个一样儿,看这本儿这个说法,看那本儿那个说法。编好了词儿啦,四六八句,上下联句,上下一辙一韵的,四句词儿,八句诗。我看过十三本相书。

乙 十三本?

 这词儿我都会,都背下来啦。我也给人相过面。

乙 相面怎么样哪?

 不行。

乙 灵不灵?

 不灵。

乙 不灵啊?

 给谁相,谁说不灵。闹得我简直有点儿消极。

乙 你呀,早就应当消极。根本就是不灵啊。

 啊?

乙 不灵。

 不灵?

乙 啊。

 可有一样儿。

乙 哪样儿?

 我要给你相面就灵。  

乙 啊?

 就灵。

乙 给我相就灵?

 哎,就灵。

乙 噢——你要是给我相灵了要钱吗?

 不要钱。

乙 不要钱?

 就为让大家听听,为什么给张庆森(著名相声演员。马三立曾和张庆森搭档演出)相面就灵啦呢?大家一听就知道啦,由于这种原因,所以就灵啦,要不是这种原因哪,不灵。

乙 那么你就给我来来吧。

 给你相面啊?

乙 哎。

 站好吧。

乙 行。

 眼往前看。

乙 好。

 给你相面,相得对你说对,相得不对你就说对。

乙 啊?

 不对你就说不对。

乙 相对啦我说出来。

 嗯。

乙 相得不对嘛也说出来?

 是。

乙 好啦。

 甭客气。

乙 行。

 你呀,就是一个父亲,对不对?

乙 这个……他……

 对不对?

乙 这个呀,对,对。

 别犹豫,有几位就说几位。

乙 多不了,就是一个。

 就是一个?

乙 对啦。

 怎么样?

乙 灵啊。

 就是灵。第二样儿:你父亲跟你母亲在结婚以后有的你,对不对?

乙 可不是嘛,太对啦。

 第三样儿:你呀弟兄几位?

乙 弟兄几位?

 哎。

乙 我呀,哥儿俩。

 哥儿俩?

乙 哎。

 姐姐妹妹不算啊。

乙 弟兄哥儿俩。

 你不是有哥哥,就是有兄弟。

乙 那……可不是嘛,我有一哥哥。

 怎么样?

乙 对。

 你哥哥比你大点儿。

乙 对,太对啦。

 大,反正大不了多少,他怎么大呀,那岁数也超不过你父亲去。

乙 那……多新鲜哪!嘿!这灵,太灵啦。

 怎么样?

乙 对呀。

 第四样儿:你有媳妇儿没有?

乙 我呀?

 啊。

乙 有。

 你媳妇儿跟你呀,你们不是一母所生。

乙 这……可不是嘛。

 怎么样?

乙 对,她是她娘养的,我是我娘养的。

 怎么样?

乙 太对啦。

 灵吗?

乙 太灵啦。

 满对吗?

乙 满对。

 都对呀?

乙 啊。

 嘿嘿!看见没有?

乙 看见什么?

 这就叫能耐。

乙 这叫能耐呀?

 嗯。

乙 嘿嘿!这叫挨骂!

 怎么话儿?这是……

乙 怎么话儿呀?

 哎,别推呀!

乙 别推呀,这是什么相面的,我要有斧子抡你一斧子,我!

 没那么大仇哇。

乙 没那么大仇哇?有你这么相面的吗?这叫废活!

 这不是逗着玩儿吗?

乙 逗着玩儿?

 怎么这么轴哇?

乙 不是轴,本来我不相面,你说玩笑,那更不灵啦!

 别玩笑,再另来。正面吧。

乙 哎。

 把你的掌法伸出来。

乙 掌法是什么?

 手。

乙 非得看手?

 哎,相面的规矩!

乙 什么规矩?

 “相面不看爪(念zhua),一定没传法。”

乙 啊?我们这是手,你说什么,我们这是爪?

 这不是够那辙吗?

乙 什么辙?

 “相面不看爪,一定没传法。”

乙 哎,手哇。

 手就是差点儿啦。

乙 怎么?

 相面不看手,一定没传法,这不合辙呀!

乙 要是说“相面不看手,一定没传授”,这行不行?

 哎,这么样儿也行。

乙 也行啊?就为你赶辙,我手成爪子啦!

 行行。看手相吧。

乙 哎。

 看你的手相,天、地、人三才纹,你这道纹不好。

乙 哪道纹?

 这儿。

乙 就短一点儿的这道?

 哎,这叫冲煞纹。

乙 有讲儿吗?

 “掌中横生冲煞纹,少年一定受孤贫,若问富贵何时有,克去本夫另嫁人。”

乙 哎……啊?我得另嫁人哪?

 你呀,由十六岁过门。

乙 我?

 十六岁结的婚,过门以后哇,公公就死啦,婆媳不和,现在你的丈夫没有啦,你打算嫁人,对不对?嫁人哪,最好哇嫁给一个山东人吧。

乙 怎么?

 东方属木,木生火,夫妻必定美满。最好嫁一个胖子。

乙 这干吗呀?

 胖属水,水生木,更好。

乙 嘿!

 看吧。

乙 干吗?

 打春,多会儿一立春,立春以后,你丈夫就来啦。

乙 你等等儿吧,你看看我是男的是女的呀?

 女的。

乙 哎,我是男的呀。

 女的。

乙 怎么是女的?

 相面伸手,男左女右哇,你伸右手,这不是女的吗?

乙 谁说的?我伸的就是左……嗐!你告诉我伸错了手不行吗!我这手不对啦,什么告诉我嫁个山东人,还有大胖子,干吗我这么贱骨头哇!

 这手。

乙 左手。

 你这手不错嘿!

乙 怎么?

 你这手指头都离得开。

乙 多新鲜哪,离不开那不成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永玻?/p>

 鸭掌。

乙 哎。鸭掌啊?人掌。

 指要长,掌要方,纹要深,手要厚,大指为君,末指为臣,二指为主,四指为宾,君臣要得配,宾主相持,八字高配,乾、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、兑,掌心洼必发家,掌心不洼不发家。把手心翻个个儿我瞧一瞧。(向外翻乙手)

乙 哎哟!干什么这是?

 这边儿,这边儿。

乙 翻手有这么翻的?

 不一样嘛。

乙 一样?那不掉碓儿啦!

 对。这边儿。

乙 哎。

 肤筋若露,老年必受苦,肤筋若不露,老年必享福,似露不露,平常而已。掌法收起,看看你的五官。

乙 看五官?

 相面相面嘛。

乙 噢!

 主要看你的脸上,分五官。

乙 什么叫五官?

 眼睛、鼻子、眉毛、耳朵、嘴。

乙 噢。

 眉为保寿官,眼为监察官,耳为采听官,嘴为出纳官,鼻为审辨官。五官有一官好,必有十年旺运,要有一官不好,必走十年败运。我瞧瞧你五官。

乙 你看看。

 好!

乙 哪点儿?

 五官哪?

乙 啊。

 都不挨着。

乙 哎,这……多新鲜哪!都长一块儿不成包子啦。

 包子脸儿。

乙 包子脸儿?

 包子脸儿值钱。

乙 有这么长的吗?

 少哇。

乙 多新鲜,一个也没有哇。

 你这眉毛不好。

乙 怎么?

 眉梢发散,兄弟不利。

乙 噢。

 准头不正,问贵在眼,富在耳嘛。看看流年大运吧。

乙 哎哎。

 你今年高寿,多大岁数?

乙 我今年四十五岁。

 四十五岁?

乙 哎。

 属牛的。

乙 哎。啊?谁说的?

 在你小时候儿……

乙 你等等儿再说,四十五岁,我怎么属牛的呀?

 啊?

乙 怎么属牛的?

 不是属牛的……

乙 不是。

 咦,你呀,属羊。

乙 属羊也不对呀!

 属马行吗?

乙 好嘛,现商量!我四十五岁,属鸡的呀。

 差不多少。

乙 差不多少哇?差远啦!

 四十五岁属鸡的?

乙 嗯。

 癸卯年生人。

乙 啊?

 你土命。

乙 不对呀!癸卯年生人哪?

 嗯。

乙 卯,那不是卯兔儿啦吗?我是属鸡的呀。

 属鸡的就是癸卯啊。

乙 卯兔呀!

 是呀,你不是癸卯啊?

乙 多新鲜!

 未。

乙 啊?

 未。

乙 未?

 啊。

乙 你那儿假喂,我这儿真吃,行吗?

 酉未?

乙 什么叫酉未!

 酉癸。

乙 有鬼干吗呀。

 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