戏迷起床



孙少臣整理

 干什么都有人入迷的。

乙 是吗?

 打球的有球迷。

乙 对。

 跳舞的有舞迷。

乙 是。

 喝酒的有酒迷。

乙 有。

 听戏的有戏迷。

乙 还有戏迷?

 有。我兄弟就是个戏迷。

乙 他喜欢什么戏?

 京剧。一天到晚,走哪儿唱到哪儿。

乙 是吗?

 在马路上走道儿也唱,低着头:(唱)“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……”咣!

乙 怎么啦?

 脑袋碰电线杆子上了。

乙 看着点儿啊。

 还给人家作揖哪:“对不起,我光顾了唱啦,没留神碰您身上了……您怎么不说话呀?”(抬头)“哦,电线杆子!”

乙 给电线杆子道歉哪?

 在澡塘里洗澡也唱:“店主东带过了……”唏里哗啦!

乙 怎么还唏里哗啦呀?

 往身上撩水哪。

乙 好嘛。

 (唱)“……黄骠马”唏哩哗啦!“不由得秦叔宝……”啼里哗啦!咚!

乙 怎么还“咚”啊?

 掉后头池子里了。

乙 瞧这倒霉劲儿!

 就是不唱,嘴里也闲不住。

乙 干什么?

 打傢伙。

乙 文武场?

 对。早晨起来一起床打[四击头):哒台……

乙 怎么啦?

 坐起来了。“仓仓哒巴才登仓!”(穿上衣状)

乙 这是穿上褂子了?

 然后打[撕边)。瓜儿仓(系扣子状)!瓜儿仓(穿裤子状)!瓜儿仓(穿袜子状)!瓜儿仓(穿鞋状)!瓜儿仓(系腰带状)!康才才才……

乙 这是?

 下地了!

乙 嘿!

 下地以后,首先要漱口。

乙 对。

 打这傢伙点儿叫[水斗]。

乙 [水斗]?

 您看过蒋平捉拿花蝴蝶的戏吗?

乙 看过。

 就是在水里打仗时的傢伙点儿。

乙 对。

马哒……

乙 怎么个意思?

挤上一点儿牙膏。然后刷牙。 巴达,达锵,锵锵锵锵,马达达锵,锵锵锵锵……(换方向)巴达一达锵,锵锵锵锵……巴达一达锵,锵锵锵锵!巴达一达锵,巴达一达锵,锵锵——噗儿!

乙 怎么啦?

腮帮子捅漏了!

乙 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