瞎子算卦



张玉堂述 谌实记

 您是说相声的。

乙 不错。

 你们说相声的都讲究什么?

乙 说、学、逗、唱。

 都能学点什么?

乙 学的多啦,天上飞的,地下跑的,河里洑的,草棵里蹦的,人言鸟语,一百两十行大小买卖吆喝,秃、瞎、聋、哑、痴,这都是我们学的。

 你都能学?

乙 那当然了。

 我问问你,这瞎子都有什么特点?

乙 这……我还真说不清,你说说瞎子都有什么特点。

 第一瞎子不问路。

乙 啊,瞎子不问路,他怎么走啊。

 瞎子不问路,你多咱见瞎子问路来着。“先生上那哪儿怎么怎么走啊?”这是瞎子吗?

乙 你说他怎么走。

 比方瞎子要上李铁拐斜街,过去来过,走至胡同口犯嘀咕啦,站在胡同口摆头,一边嘴里出声:“嗯?”

乙 他“嗯”什么?

 引人哪。过路人见瞎子站在胡同口来回摇头,“嗯”什么?不知道怎么回事。瞎子一听来人啦,自个儿嘟囔:“这是不是李铁拐斜街呀?”这时候过路人说话了。

乙 过路人说什么。

 过路人说:“先生,这是李铁拐斜街。”瞎子也不道谢,“我一算这就是李铁拐斜街。”

乙 嘿!

 我再告诉你。

乙 什么?

 你在街上碰了瞎子,可千万别道歉说“对不起”。

乙 为什么?

 就拿明目人来说,你不小心把人碰了,得赶紧道歉说:“对不起,我没看见。”对方必然说:“没关系。”走啦。

乙 那要是碰了瞎子呢?

 你在街上碰了瞎子,也说“对不起,我没看见”。

乙 是啊。

 坏了,他非损你一通儿不可。

乙 为什么?

 你说到他心病上了。“没看见?学好了,往人身上走了。”

乙 那怎么办呢?

 我告诉你,你要碰了瞎子你先说他。

乙 怎么说。

 碰了瞎子,你赶紧先说他。“我身上有道吗?我瞎你也瞎?”瞎子一听:我们俩一样。

乙 你真损哪!我看你对瞎还真有点研究。你帮我学一回怎么样。

 可以呀。

乙 你去个算命的先生,我找你算命,怎么样?

 成,你看我像不像(大褂窝了领子),(虚拟动作)戴帽垫,钱搭子前写“招财进宝”,后写“日进斗金”。右手拿着马杆,后边背着弦子,左手拿着“报君知”。

乙 什么叫“报君知”?

 就是个圆铜锣,连着个木槌,一打,当儿当儿地响。

乙 这叫“报君知”。

 我这有个轴儿(指耳朵),一拧就瞎了(翻白眼,咬了嘴唇,脑袋左右摇,虚拟马杆,探着走两步)。

乙 嘿,真像!

 (倒口)[唱]“求财问喜来占算。无极丹,避瘟散。”

乙 还带做小买卖。

 (唱)“月令高低问行人。挂拉枣儿!”

乙 嗬。

 (唱)“喜直言的来问我。历头!”

乙 还卖皇历。

 (唱)“爱喜奉承找他人!扑克牌。”

乙 嘿,什么都卖!

 算灵卦。当儿!

乙 别往头里走啦,头里有沟。

 (用棍探探,往后退两步,向左)

乙 头里有墙。

 (翻白眼,用马杆朝前桶桶,向右)

乙 小心,有井!

 (思索,稍停,转身往回走)

乙 后头有车。

 (站住)这是谁说话呢?前头有沟,这边有墙,这边有井,后头有车。我瞎子怎么进来的?由天上掉下来的?谁家小孩这么淘气!

乙 哎哟!我还是小孩呢。瞎子。

 叫先生,没有礼貌啊。

乙 好。先生,你是干什么的?

 算命的。

乙 算卦的。灵不灵?

 你算回试试。灵了给钱,不灵不给钱。

乙 好吧,给我算算。

 在哪儿算呀?

乙 上我家去。

 我不认识。

乙 跟我走吧。

 好吧。

乙 来,我牵着你。

 牵着我?我是驴呀,牵着!

乙 那怎么说呢?

 领着我。

乙 好,领着你。

 (左手扶乙的右肩做牵马杆状。出怪声)

乙 哎,你笑什么?

 我这是笑,我这是哭呢。

乙 为什么哭呀。

 走着说着。想当初我出门有个小孩领着我。

乙 小孩儿?谁呀?

 我的儿子。

乙 噢,你儿子。

 前些日子得病死了。

乙 噢。

 今天你领着我呀,想起我儿子来了。(哭)

乙 嘿!我这倒霉劲儿。

 (接着哭)

乙 你怎么还哭呀?

 我后半截还没哭完呢。

乙 好嘛!半截儿半截儿地哭。

 (乙领走圆场)我说你家在哪儿住着呢?你让我推磨呢。

乙 到了,到了。进大门,进屋门,站这儿别动(搬个椅子),你坐这儿。

 先生还给个座儿。

乙 坐着歇歇。

 (先摸椅子,坐椅子边上,又摸到椅子背儿,向后靠在椅子背儿上,笑眯眯)

乙 你笑什么?

 先生,这儿坐着比走着舒服。

乙 废话!那儿躺着比坐着还舒服哪。

 那我躺一会儿。

乙 啊,还真躺呀。你来干什么来了?

 算命来了。

乙 还是的。

 给谁算呀?

乙 给我算。

 你还有命呀?

乙 废话!我没命还活个什么劲儿呀!

 “有命不怕家乡远。”

乙 嘿,还真有词儿!

 算多大岁数的?

乙 四十八。

 先生,咱们商量商量。

乙 商量什么。

 你算四十九的、要不你算四十七的。

乙 为什么?

 四十八的这个词儿我还没学会呢。

乙 好嘛!不行,我就算四十八的。

 非算四十八的?

乙 唉。

 我就先蒙一回。

乙 啊,蒙一回。

 对了给钱,不对不要钱。

乙 好,你就蒙吧。

 咱们弹着算(虚拟抱弦子,拧耳朵,嘴出声)。

乙 唉,干什么呢?

 拧弦子呢。

乙 好嘛!耳朵是弦子轴儿。

 哐的另哐,的令下哐……(唱)“四十八来算命,我问先生你属什么的。”

乙 我告诉你我四十八岁,你不知道我属什么的?

 没告诉你我四十八的词儿没学会吗?

乙 你不掐掐属相。

 对了。子鼠、丑牛、寅虎、卯兔、辰龙、巳蛇、午马、未羊、申猴、酉鸡、戌狗、亥猪,猫三、狗四、猪五、羊六、驴七、马八、猴儿九个月。

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!

 先生你属驴的。

乙 十二属相有驴吗?

 那属什么的?

乙 属马的。

 属马的都是四条腿呀。

乙 属马的。

 (唱)“属马之人来算命”。哐的令哐……“我问先生什么时候生人。”什么时候把你生出来的?

乙 您听,这是什么味儿!八月。

 (唱)“八月十五生人来算命。”

乙 谁说八月十五呀?我是八月初一!

 八月十五、八月初一差不多。

乙 差不多?差着半拉月呢!

 (唱)“八月初一生人来算命,我问先生什么时辰生。”什么时辰生的你?

乙 子时。

 子时太阳在哪儿呢?

乙 子时有太阳吗?半夜子时有太阳吗?算了,算了,我不算啦。

 怎么,我算得不对呀?

乙 你纯粹是瞎蒙。

 瞎蒙?你四十八啦,属马的,八月初一半夜子时生的你,对不对?

乙 对呀。

 对了。给钱吧!

乙 给钱,这都是我告诉你的。

 我记住了,就算算对了。给钱!

乙 没钱。

 没钱,我摔弦子。

乙 摔弦子干什么?

 摔弦子,我吃你后半辈子。

乙 讹人!好啦,好啦!你不是会算吗?我这儿有一张票子你算算多少钱,算对了给你,算错了可不能给你(给票子)。

 (摸)先生,这张票子算对了给我。……算不对脑袋给你。

乙 你有几个脑袋呀。

 一个脑袋。一个脑袋也不能给你呀!(睁眼看,笑,闭眼)拾块的。

乙 你怎么把眼睁开了?

 我这瞎子见钱眼就开了。

乙 拿过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