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妻一妾



张寿臣述 张立林 陈笑暇整理

  婚姻法公布了,一夫一妻制,这多好啊,夫妻和和美美,白头到老。旧社会不是这样,一夫多妻制,我们村儿有个财主,都五十多岁了,又娶了一个妾——就是小婆儿。
  小婆儿三十刚出头儿,比老头儿小不到二十。总觉着自己和老头儿不般配,怎么办哪?穿衣裳啊,往年轻上打扮老头儿。晚上,老头儿睡着了,她不睡,坐在老头儿旁边儿,给老头儿往下拔白头发。干什么?她这么想:老头儿白头发少了,不就显得年轻了嘛!
  大婆儿就不这么想了。
  大婆儿想:好你个糟老头子,五十多了,又弄个小妖精,日子都过不安生。你只要到我这儿来,我自有办法。
  老头儿到大婆儿这儿来了。大婆儿哪,从衣裳上啊,往岁数大上打扮老头儿。晚上,老头儿睡着了,她不睡,坐在老头儿旁边儿,给老头儿往下拔黑头发。她这么想:嘿嘿,我让你一脑袋老白毛儿,跟我安安生生过日子。
  老头儿往小婆儿那去,小婆儿给老头儿拔白头发;老头儿往大婆儿那去,大婆儿给老头儿拔黑头发。没过半年,再看老头儿——成秃子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