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大褂



郭全宝述

 您看居家过日子,抬杠拌嘴也是不禁不由的。

乙 嗳,过日子嘛,没有马勺不碰锅沿儿的。

 话虽然是这么说呀,可也不能天天碰啊!

乙 您跟谁抬杠啦?

 就是跟我媳妇。

乙 你们两口子不是挺好的吗?

 现在是好了,早先不行,净抬杠。

乙 都为什么呀?

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,我媳妇不会做活儿,可是还不让人说她,一句话也不吃。

乙 怎么回事?

 那一年,我买了一丈三蓝布,想做一件大褂儿上台穿。我跟我媳妇说:“你要会做活儿多省事呀,这还得拿外边做去,又得花手工钱,还费布。”“废话!我让你拿外边做去啦?这又不是描龙绣凤,不就是做件大褂儿吗?你不叫我做,说那些没用的话让谁听啊!”

乙 这么说你老婆会做呀。

 唉,我老婆是横针不懂竖麻线,会做什么呀?我说:“你要能做得了,谁愿意非拿到外边做去呀?”“甭费话,放家里我给你做,只要你别嫌不好就得了。你可得耐心等着。”我说:“得几年哪?”“几年干吗呀?有六个月就行了。”

乙 做件大褂儿得半年哪!

 当时我一想:半年也没关系,好在我不是急等着穿。等着吧,过了不少日子,那天我问她:“我的大褂儿怎么样啦?”“哟!你要不说我还真忘了。”’“你没做呀?”“大褂儿我倒是给你铰了,铰坏了!”“怎么样,我就知道你做不了不是!”“哎,你先不要着急,铰坏了没关系,我会改,我给你改个小褂儿穿得了。”

乙 噢,改成小褂儿了?

 “还得半年哪?”“用不了,有仨月差不多了。”我等了三个多月,那天我说:“怎么样,小褂儿改得了吧?”“哟,我倒是给你铰了,让我铰坏了。”“啊,又铰坏了?”“别急嘛,我会改。”“又改什么呀?”“我给你改个坎肩儿穿吧?”我一听这倒不错,穿上蓝坎肩儿,后边再钉上几个字,我成拉车的了!

乙 好嘛!

 我问她:“这坎肩儿得多少天哪?”“这有一个半月就可以啦。”等到时候我一问她:“坎肩儿怎么样了?”“哟,我给你铰坏了,我会给你改!”

乙 还改什么呀?

早 “我给你改个兜兜吧。”“我都四十多岁了,来个蓝布兜兜穿?行!这回得多少日子?”“有半个月就行了。”又过了二十多天,我说:“我的兜兜呢?”““我倒是给你铰了,铰坏了。”“是不是这个意思:我会给你改!这回你还改什么吧?”“我给你补袜子吧?”

乙 好嘛,一丈三蓝布就够补袜子的了!

 有什么法子哪。“这又得几天哪?”“有一个星期就行了。”我等了十来天,你别说,这回还真是把袜子补上了,可就是穿不得。

乙 怎么?

 把袜底儿补脚面上啦!

乙 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