捉放曹



郭全宝述 侯宝林整理

 您这说相声,说、学、逗、唱都得会吧?

乙 说行,唱可唱不好,只能学一点。

 京戏行吗?

乙 京戏也会不多,能唱几句。

 你要学,明儿我教给你。

乙 噢,您是京戏演员。

 不是,好(hao)玩儿。多咱我唱戏请你去看。

乙 好啊,你最近唱吗?

 最近不唱,刚唱过不久。

乙 您唱哪一工儿?

 花脸,大花脸哪!

乙 您最近跟谁唱呢?

 梅兰芳。

乙 梅院长?

 啊,还有言慧珠。我们唱的《二进宫》。

乙 噢,《二进宫》?梅院长去谁呀?

 那老头儿。

乙 那白胡子老头儿?

 啊。

乙 “探罢皇陵到昭阳……”

 对啊。

乙 什么对啊?梅兰芳唱徐彦昭啊?

 好啊。

乙 什么好哇?梅兰芳是唱青衣的,能唱花脸吗?

 什么呀?你说什么,乱七八糟的?

乙 我问你梅兰芳唱哪个?

 他,那个那个……小媳妇儿。

乙 那叫李艳妃,娘娘。

 是啊,她那娘娘,我那徐彦昭。

乙 你的徐彦昭——大花脸?梅兰芳的李艳妃——娘娘?

 啊。

乙 那言慧珠怎么办呢?

 她去老杨波。

乙 没听说过。言慧珠也是唱青衣的,她能唱老生吗?她父亲菊朋才是唱老生的呢。

 对呀,她父亲能唱她就能唱,反串嘛。

乙 对,她是能唱老生,我听过她的《让徐州》嘛。你会唱吗?

 大花脸嘛,你不信我给你唱两句《二进宫》。

乙 好,我听听。你唱那个,“怀抱着”那一段。

 好,你听着。(唱,带评戏味儿)“怀抱着……怀抱着……”

乙 (唱评戏)“怀抱之呃……”

 嗯,(学乙)“怀抱之呃……”

乙 (接唱评戏)“……娇儿啊坐在流平……”

 ……

乙 这是《磨房产子》,这是《二进宫》吗?

 不是,不是,(唱,河北梆子味儿)“怀抱着……”

乙 怎么又改河北梆子了?

 (唱,越剧味儿)“吓抱着……”(唱,京剧)“怀抱着……”

乙 可找着啦!

 我会的那戏多呀,这调儿都叉(cha)住了。

乙 你是会唱啊?

 你不信,咱们俩唱一出,什么戏都成。

乙 那好,咱们俩唱出《捉放曹》行不行?

 行。

乙 咱们唱《公堂》那一段,人少。

 几个人?

乙 曹操……

 我来。

乙 我来陈宫。还一个小花脸王顺,也得你来。

 行。

乙 咱们就这么唱。锣鼓拿嘴打,我唱你打,你唱我打,我上场你先打小锣。

 行。(把椅子放桌前为小座)

乙 (学出场)“嗯……哼!”

 台,台,台……

乙 (念引子)“身为县令,与黎民判断冤情。”

 台,台,台……

乙 (斜身坐下,意定场诗)“头戴乌纱双翅飘,黎民百姓乐逍遥,虽然七品县官小,一片丹心保汉朝。”(在乙每念一句时都加锣)

乙 (接白)“下官——”

 台!

乙 “姓陈名官字公台。”

 台!

乙 “身为中牟县县令。”

 台!

乙 (回头看,示意加锣不对)“昨日有董太师公文到来。”

 台!

乙 你打上没完啦?

 怎么,打多啦?

乙 坐下就没锣了。

 你说话啊,台!……你这不还没坐下哪嘛!

乙 (无可奈何)“命我画影图形,捉拿刺客曹操,我也曾命王顺等四门察看,未见到来。左右!”(待应声)

 ……

乙 “左右!”

 ……

乙 叫你哪,没听见哪?

 我去曹操啊,我也不叫“左右”啊!

乙 你搭一句我好往下念哪。

 我搭什么呢?

乙 “有!”

 不就这一个字儿么,谁来过这零碎儿啊。

乙 “左右!”

 “有!”

乙 “伺候了!”

 台!

乙 上王顺啦!

 谁呀?

乙 你!

 “嗯……哼!”

乙 小花脸“啊哈”,念“捉拿曹操事,禀报太爷知”。

 “啊哈……”

乙 台台令丁台。

 “捉拿曹操事,察报太爷知。参见太爷!”

乙 “命你捉拿刺客曹操,怎么样了?”

 不知道。

乙 什么不知道哇!“恭喜太爷,贺喜太爷。”

 “恭喜太爷,贺喜太爷。”

乙 “喜从何来?”

 你爱人生了个大小子。

乙 嗐,哪儿有这词儿啊。

 这不是喜事呀?

乙 “小人将刺客曹操拿到。”“有何为证?”“宝剑为证。”

 噢,这词儿啊。“恭喜太爷……”

乙 重来!都乱啦。“左右!”

 “有!”

乙 “伺候了!”

 “啊哈……捉拿曹操事,事报太爷知。参见太爷。”

乙 “罢了。命你捉拿刺客曹操,怎么样了?”

 “恭喜太爷,贺喜太爷。”

乙 “喜从何来?”

 “小人将刺客曹操拿到。”

乙 “有何为证?”

 “有……扇子为证。”

乙 宝剑!

 没有哇,这不是扇子嘛!

乙 那就是宝剑!

 “宝剑为证。”

乙 “呈上来。”

 (将扇呈乙)

乙 (看,惊叫)“唔……呼呀!”

 怎么啦,肚子疼?

乙 “此事禀明太师,你等有赏。”

 甭赏啦,你请我吃顿包子就行啦。

乙 (瞪)“将刺客曹操押上堂来。”

 ……

乙 “将刺客曹操押上堂来。”

 ……

乙 曹操哪?

 没来呀!

乙 你“赶”曹操。

 (略一愣)曹操!……

乙 你哪儿去?

 你不是让我“赶”他去吗?

乙 分包“赶”角儿。曹操该上台了,不是你的吗?

 噢。(转到后台)

乙 “将刺客曹操押上堂来。”

 “啊哈……”

乙 嗐!曹操是大花脸。

 “大……啊哈。”

乙 什么呀?“来……也!”这儿还有一大段唱儿,(小声唱)“出龙潭入虎穴躲灾避祸,又谁知中牟县自入网罗。怒冲冲我且把滴水檐过……”

 这都是曹操的词儿啊?算了吧。我帮你唱我这么累啊,又“赶”王顺又“赶”曹操。你一个人儿坐那儿多舒服啊,“来,伺候了!”那谁不去呀?咱们俩换过来吧。

乙 换也不能这儿换哪。唱完《公堂》,到《行路杀家》咱们换过来。

 不行,马上就换。(抢座)“来,将刺客曹操押上堂来!”

乙 “来……也!”

 锵来锵来切来锵。

乙 “出龙潭入虎穴躲灾避祸。”

 锵来锵来切来锵。

乙 “又谁知中牟县自入网罗,怒冲冲我且把滴水檐过。”

 锵来锵来切来锵。

乙 “看陈宫他把我怎样发落。”(视

 (愣了一会儿)“来,将刺客曹操押上堂来!”

乙 “看陈宫他把我怎样发落。”

 “将刺客曹操押上堂来!”

乙 (大怒厉声)我来啦!

 (出溜掉凳)嚯!干吗这么急赤白脸的?

乙 我来啦!

 你来了好哇,给你报户口!

乙 这儿过日子哪?

 这点儿什么词儿?

乙 “下边站的可是刺客曹操?见了本县因何不跪?”

 哎,行啦。“下边站的可是刺客曹操?”

乙 “既知我名,何必多问?”

 “见了本县因何不跪?”

乙 “呀呸!”

 哽?

乙 “上跪天子,下跪父母,岂肯跪你这小小的县令!”

 “哈哈……(用小花脸念法)嫌我官儿小,看不起我,来人哪。”

乙 “有!”

 把他枪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