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夫子



佟雨田述 田维整理

 一个人要是有学问,冷眼一打量就能瞧出来。

乙 是吗?

 您看我这穿着打扮,言谈举止,像不像胸藏绵绣口吐珠玑?

乙 胸藏绵绣口吐珠玑,你倒不像。

 我像——

乙 满肚子大粪,胡吹牛皮!

 嗐!有你这么说话的吗?

乙 有你这么吹牛的吗!一个说相声的有什么学问?不过是一点“记问之学”。

 那是你们,我真念过书。我们那会儿念的还是私塾呢。

乙 您在私塾念了几年?

 六年。

乙 不算少,够用的了。

 说六年不够六年,我得了五年病。

乙 念一年。

 说一年不够一年,我请了十一个月假。

乙 才念一个月呀!

 说一个月不够一个月,我逃了二十九天学。

乙 就念一天呀!

 那个月还是小建。

乙 走!合着你一天书没念过。

 别看我没念过书,我可捐馆教过私塾。

乙 蒙事啊!

 不管怎么说,我非教不可。

乙 为啥呢?

 气的。

乙 气的?怎么回事儿?

 我哥哥是个穷秀才,学问底子挺厚,在村里教私塾。我没结婚那阵儿,住在哥哥家里,夏锄秋收打短工,农闲就跟哥哥学几个字儿。

乙 是啊。

 离我们村三十里,有个苟家庄。庄上有户大财主,老员外叫苟轼。他人性臭,大家伙儿都管他叫狗屎。

乙 这名字不怎么样!

 有年冬天,狗屎打发人把我哥哥请去了:“久闻先生大名,过年就不要在村里教私塾了,请到敝庄教诲我的两个犬子,如能使他俩功成名就,我决不忘先生的大恩大德!”

乙 台!你要开戏呀!

 狗屎说得很好:“我亏待不了先生。一年束脩五十块现大洋,三餐顿顿两个碟子两个碗儿。”

乙 待遇蛮不错。

 狗屎又说了:“咱们丑话说在头里,得有几个条件。”

乙 都有什么条件?

 “一、必须教满一年,不许中途辞馆,不准托故请假,否则一个子儿不给。二、年终我摆宴送行,席间考先生几个字儿,认识,束脩加倍,不认识,还是一个子儿不给。”

乙 这条件够厉害的了。

 我哥哥不怕。他想:我没病没灾,教满一年一点儿问题也没有。再说,狗屎一家三辈子没有念书人,他能考出什么出奇的字儿来?我《康熙字典》都背烂了,还能不认识他那几个字儿?行,年终过了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止兀懣删痛酉执笱笪迨楸涑梢话倏榱恕?br>
乙 太好了!

 转年,我哥哥高高兴兴地去了。两个孩子拜了师,我哥哥劝勉了几句,散了午学,开上饭菜,我哥哥一看……

乙 这个乐呀!

 这个骂呀!

乙 骂……不是两个碟子两个碗吗?

 那倒是。一碟黄洋洋的……

乙 熘肉段儿。

 酱腌大萝卜。那一碟红扑扑的……

乙 樱桃肉。

 盐腌胡萝卜。

乙 好么!两碟咸萝卜。

 再看那两碗儿,黄澄澄的……

乙 油焖鸡。

 小米粥啊!

乙 嗐!

 我哥哥心里说,狗屎啊,狗屎,我五十多岁的人了,你给我咸萝卜就小米粥吃,你够损的了!

乙 要不怎么叫“狗尿”呢?

 他一想,也许头一顿来不及准备,下晚饭菜一定错不了。

乙 下晚换饭菜了?

 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。这么说吧,上顿咸萝卜小米粥,下顿小米粥咸萝卜,一连半拉月没换样儿。吃了我哥哥一天小便七十六次,嗓子眼儿捯齁都快变檐蝙蝠了。

乙 是够受的!趁早别干了。

 别干了?中途辞馆,一个子儿不给,白教半拉月。多憋气呀!

乙 是憋气。

 硬挺吧。没过了两天,狗屎又来事儿了。

乙 什么事儿?

 先生,您的功课挺紧,孩子也学得挺来劲儿,时间可就显着不太够用的了。这么办吧,打从今儿起,咱们加开夜课得了?

乙 小米粥咸萝卜还开夜课呀?

 我哥哥也这么想啊。他说:“咱们的条件上可没有夜课。再说,我这嗓子也受不了。”

乙 嗓子怎么了?

 都齁哑了!

乙 好么!

 狗屎说:“别呀。我知道,这几天伙食不好。这么办,明天您加开夜课,咱每餐给您多加两碟菜。”

乙 那就四个碟子两个碗了。

 我哥哥也是咸萝卜吃怕了,盼着扮样淡点儿的菜。狗屎答应加两碟菜,他也就同意开夜课了。第二天开饭,还真是四个碟子:一碟酱腌大萝卜,一碟盐腌红萝卜,一碟盐面蘸萝卜,一碟酱油泡萝卜。

乙 萝……噢,加的两碟还是萝卜啊?

 可不。我哥哥这个气呀。好,咸萝卜我也不让你省下!他一狠心,四个碟子都吃空了。

乙 跟咸菜拼命啊!

 吃完这顿饭,我哥哥连齁喽带喘也上不来气儿了。

乙 都齁坏了。快请假休息几天吧。

 休息?托故休假,一个子儿不给。就哑着嗓子对付教吧!

乙 这狗屎也太厉害了。

 年底拿钱的时候,狗屎就更厉害了。这天过晌,说是给我哥哥送行。我哥哥走进上房,看那八仙桌上……

乙 摆满了酒菜。

 连个水碗也没有啊。

乙 怎么?

 狗屎说:“咱们是先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趾罂!彼恢腹窀牵骸翱醇挥校磕抢锔樽乓话倏橄执笱螅鲜段铱嫉淖侄槟懔恕>蒲缰螅髟缭缣壮邓拖壬丶摇D闳舨蝗鲜段铱嫉淖侄庖荒臧捉蹋铱墒且桓鲎佣桓!?br>
乙 当初就是这么讲的。

 狗屎在纸上写了一个挺大的“门”字。他问我哥哥:“这‘门’字里边搁一个‘人’字念什么?”

乙 念“闪”啊。

 “错了。”

乙 错了?你说念什么?

 “念过。”

乙 怎么念“过”呢?

 “那么大个门,一点遮挡都没有,一个人走道儿还用得着躲躲闪闪啊?出来进去你就随便‘过’吧!”

乙 没听说过!

 “再考你第二个字:这个‘门’字里边搁两个‘人’字念什么?”

乙 念……没见过这个字。

 “不认识吧?”

乙 不认识。

 “告诉你,这个字才念‘闪’。”

乙 为啥?

 “有道理呀。门里边的人要出去,门外边的人要进来,俩人同时走到门口儿了,这个往左一闪,那个往右一闪,都过去了。这不念‘闪’吗?”

乙 我听着都新鲜!

 “再考你第三个字:‘门’字里边搁三个‘人’字念什么?”

乙 念……还是不认识。

 “告诉你:这个字念‘堵’。三个人儿一块儿过门口儿,这个往左一闪,那个往右一闪,第三位想从当间儿挤过去,你想啊,房门再大也容不下三个人呀,嘭!都挤一块儿了。这不把门给‘堵’住了吗?”

乙 好嘛!

 “再考你第四个字:这‘门’里边……”

乙(合)搁四个“人”字念什么?

乙 我倒霉就倒在这门里搁人上了!干脆你说念什么吧?

 “念‘撞’。四个人一块儿过门口儿,这个往左一闪,那个往右一闪,第三位往当间儿一堵,对面又来了一位,梆!跟当间儿这位撞脑门儿了。这不念‘撞’吗?”

乙 难为他怎么琢磨来着!

 我哥哥不认识他这四个字,狗屎可逮着理了:“好啊!我考你四个眼面前的字儿,你一个全不认识,就你这学问也敢来教书,这不是误人子弟吗?得了,一年白教,我一个子儿也不给,送行宴你也没脸吃了,明早晨我也不套车送了,你现在就给我走吧!”就这么着,愣把我哥哥给撵出来了。

乙 狗屎这小子可真不是东西!

 我哥哥白干一年,一个子儿也没落着,还挨了一顿臭骂,回家就气病了。

乙 是真可气!

 我说:“哥哥,您别生气,明年我去!”

乙 你要去?

 我哥哥说:“你可别去,我这学问都教不了,你更不行了。”

乙 是啊。

 不,狗屎那儿的学生,就我这学问才能教,第二年我去了,一谈,待遇跟我哥哥一样。

乙 顿顿咸萝卜小米粥。

 留着他那咸萝卜小米粥吧!他得给我换饭。

乙 他换吗?

 咱有主意呀,我让学生跟我一块儿在书房里吃,狗屎怕他儿子齁着,就得换样儿,我也就跟着借光了。

乙 孩子干吗?

 我会变戏法,头一天见面,就来了一手仙人摘豆,把两个孩子都看呆了。我说:“此后咱们天天变戏法,不能在念书的时候变,咱在吃饭的时候变,你们不跟我一块儿在书房里吃饭,可就看不着了。”俩孩子回上房就闹,狗屎只好答应。等到开上午饭一看——

乙 换了?

 六碟咸菜六碗小米粥!

乙 没好使唤啊!

 好办。孩子吃完咸菜,我就鼓动他们多喝水,每人喝了四十八碗。

乙 灌大肚啊!

 晚上好了,俩孩子一块儿往炕上尿。尿透了两层褥子,连炕毡都像水捞的似的。

乙 发河了。

 狗屎老婆把他骂了个死去活来。这小子还块真怕老婆,第二天就把饭给换了。我也跟着借光,扔了咸菜碟稀粥碗,吃上馒头炒肉了。狗屎一门儿哀告我:“先生,我把饭给换了,您千万别再鼓动孩子喝四十八碗白水了。”

乙 好嘛!

 换饭了,咱就开课。俩学生拿着《三字经》过来了,让我给上书。我指着第一行,告诉他们:“这念‘人之初;,回去背去。”

乙 就一句呀?

 背会了这句再教下旬。俩学生一会儿就背下来了。我一看,不行,照这么教下去,我认识这几个字也混不了一年啊。

乙 那怎么办?

 有办法。“第一句念‘人之初’,这第二句?初,初——出门在外!”

乙 啊?

 俩学生说:“不对呀,头年那先生教我们念‘性本善’。”

乙 本来就念“性本善”嘛!

 “什么?头年那先生连你爸爸考他四个字都不认识,他教的能对吗?听我的,没错!”

乙 还没错啊!

 俩学生又问了:“这念‘出门在外’?哎,先生,三个字怎么读四个音啊?”

乙 问得对呀,为啥仨字读四个音啊?

 是啊,这音是音,字是字,仨字读四个音有什么稀奇,还有仨字读五个音的呢!

乙 外国话呀!

 好好学,别捣乱!“人之初,出门在外,外边有狗,狗屎没人踩,采野菜,菜是咸的……”

乙 怎么是咸的?

 它不是腌萝卜吗?

乙 这也有啊?

 有!“菜是咸的,地里产粮,凉了再热,热了打扇,善——性本善!”

乙 才到这儿!

 这一套,俩学生背了五天。这下子背会了,又来找我上书。我问他俩:“你们这两句会背了吗?”

乙 会背了。

 会倒着背吗?

乙 倒……不会。

 回去,练习倒着背。

乙 啊!

 俩学生又背了半个月,愣没背下来。

乙 这叫什么学问啊!

 狗屎不放心,趴在窗外听学生一背书,他乐了:这先生真有学问,书里还有我的外号“狗屎”呢?

乙 还有咸萝卜呢!

 两个月过去,狗屎又要开夜课了。

乙 开吧。

 开什么?不光不开夜课,还得让他放假。我问狗屎:“你知道孩子为啥尿炕吗?”

乙 让四十八碗白水催的。

 “不对,那是得罪龙王爷了。那天是龙王爷生日,你硬让孩子念书,还不尿炕啊?”

乙 怎么办?

 “放假。不光龙王爷生日得放假,火神爷生日也得放假,不价,你们家着大火!”

乙 快放假。

 “不光火神爷生日得放假,王母娘娘生日更得放假,不价,死老婆!”

乙 快放假。

 “这么说吧,三节五犒劳,外加立春、雨水、惊蛰、春分、清明、谷雨、立夏、小满、芒种、夏至、小暑、大暑、立秋、处暑、秋分、寒露、霜降、立冬、小雪、冬至、小寒、大寒这二十四节气,要是有一天不放假,我们全家就都得遭瘟灾!”

乙 嚯!

 这么一放假呀,可就混到一年了。走,到上房找狗屎算帐去。

乙 还得?font color="#006699">甲职。?br>
 还是那四个门里搁人,我全认识。我哥哥早告诉我了。

乙 对呀。

 我一看狗屎没词儿了,赶紧从柜盖上把那一百块现大洋抓过来揣到怀里,这下子连我哥哥那份儿都捞回来了。我说:“明早晨您也甭套车送我了,我现在就走,咱们回见吧。”狗屎赶紧拦我:“不能,不能。我一定按讲明的条件办,晚上摆宴送行,明早套车送先生回家。”

乙 狗屎还挺讲信用。

 讲什么信用!他心疼那一百块钱,想招儿要夺回去。

乙 是啊?

 不大会儿,狗屎主请了两个人来。

乙 谁?

 大姑老爷,二姑老爷,一个是举人,一个是秀才。我一想,别遭了暗算,得扫听扫听他们要干什么。

乙 对。

 我溜到上房窗根底下一听,正合计我呢。

乙 怎么合计的?

 大姑老爷说:“《三字经》里怎么还有‘狗屎没人踩’呢?这先生别是蒙事的吧?”二姑老爷说:“他是什么先生?我早先在城里听他说过相声,这两年又跑乡下打短工来了。”

乙 他怎么知道?

 他跟我住一个村儿。

乙 泄底怕老乡啊。

 他们合计,等会儿在席上出难题考我,我要是答不上来,他们不光要夺回一百块钱,还要把我扭送县衙门,告我个招摇撞骗!

乙 这可糟了。

 不怕,我一个先发制人。先进上房,只见满桌酒菜,谁也没动筷。我冲大姑老爷一抱拳:“小可有一事不明,要在大姑老爷台前请教一二。”大姑老爷见我谈吐文雅,不敢怠慢,赶紧站起来了:“先生有话请讲当面,何言请教二字?”

乙 您问他什么来着?

 “请问大姑老爷:昔有齐人卖黍稷,追而复返,适遇二黄蒸骨,陈公怒,一担而伐之。但不知此事出在秦始皇以前乎,以后乎?”

乙 瞧这酸劲儿!

 大姑老爷让我问得都不会说人话了:“这……那……哪……哎呀我的妈呀!”

乙 德行!

 他红着脸直作揖:“敝人才疏学浅,不知,不知。”我一看大姑老爷蔫了,转过身来,冲着二姑老爷又一抱拳:“小可我还有一事不明,要在二姑老爷台前请教一二。”二姑老爷一听,吓坏了:“先生,您甭问我,我统统统统不知道的大大的!”

乙 日本话都上来了!

 越害怕,我越得问:“请问二姑老爷:昔有朱夫子生子九儿,五子在朝尽忠,三子堂前侍奉老母,唯有一子逃奔在外,至今未归,但不知此子流落何方乎?”一下子把二姑爷也问住了。

乙 您真有学问!

 没学问,这是让他们逼的。

乙 你这满肚子里都是典故啊!

 什么典故,都是家门口的事儿。

乙 家门口儿……你们家门口还有“齐人”?

 什么齐人?

乙 不是齐国的人吗?

 不是,我们邻居有个姓齐的二流子,有一天他去赶集卖黍子,顺手偷我们家一只老母鸡。

乙 二流子偷鸡呀!那“追而复返”呢?

 他偷只鸡跑了,我追了二里地才把他撵回来。

乙 “适遇二黄蒸骨”?

 正赶上两条狗争一块骨头。

乙 狗抢骨头啊!“陈公怒,一担而伐之”呢?

 挑水的老陈头看见狗打架,他来火儿了,抡起扁担就一下子,愣把狗打跑了。

乙 那秦始皇——你们家还有秦始皇啊?

 什么秦始皇?

乙 不是“六王毕,四海一”吞并六国的秦始皇吗?

 哪儿是那个秦始皇?我是说我嫂子。

乙 秦始皇是你嫂子?

 我嫂子娘家姓秦,都管她叫秦氏。

乙 旧社会都这么叫。

 她那年得了急性肝炎,这病也叫黄病,秦氏得黄病,还不是“秦氏黄”吗?

乙 这么个“秦氏黄”啊!

 我问大姑老爷,陈老头抡扁担打狗码事,是出在我嫂子得黄病以前,还是以后?他哪儿知道啊?

乙 是没法儿知道。哎,你问二姑老爷那个“朱夫子”,也是你们家的事吗?

 当然了。

乙 你们家还有朱夫子?

 哪个朱夫子?

乙 不是宋朝理学家朱熹朱夫子吗?

 哪儿呀,我们家有口老母猪,我天天喂它麸子,“猪麸子”。

乙 老母猪吃麸子啊!“生子九儿”呢?

 生了九个小猪崽儿,都是公的,“生子九儿”。

乙 “五子在朝尽忠?”

 有五个小猪卖给老晁家,全宰了!

乙 “三子堂前侍奉老母?”

 没卖出去那三个小猪天天跟老母猪转悠,还会给老母猪搔痒痒,“三子堂前侍奉老母”。

乙 “唯有一子逃奔在外,至今未归”?

 那年炸了圈,窜出一个小猪跑丢了,直到今儿也没找回来。我是问二姑老爷,我们家那口小猪跑哪儿去了?他哪儿知道啊?

乙 那倒是……哎,万一他要知道呢?

 那就更好了!

乙 怎么?

 让小子赔我那口猪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