铡美案



于连仲述

 每一出戏都有它的中心思想。

乙 是呀。

 就拿《铡美案》这出戏来说,是反映秦香莲敢和封建统治阶级做斗争;陈士美忘恩负义,喜新厌旧;包公主持正义,没有包公就铡不了陈士美。

乙 对!主题思想很明确。

 包公是清官。他姓包名拯字希文,世称包文正,又叫包公、包大人、包先生、包老爷、密斯特包!

乙 英语呀!

 包公是龙图阁大学士,兼理开封府尹,主持正义,早看出陈士美是个结过婚的人。

乙 怎么陈士美给过婚还能看得出来?

 唱词儿里有:“我看你在眉长右眉短……”陈士美是当朝驸马,他长得怎么样?

乙 一定好看。

 不,非常难看,他左眉长,右眉短(学)。

乙 什么模样儿!

 往下听,更难看啦:“左膀高来你的右膀低。”陈士美左膀高,右膀低,这样儿(学)。

乙 行了!行了!

 “眉长眉短有儿女”,青年人婚后不能要小孩儿。

乙 怎么哪?

 没小孩时候五官端正,一有小孩儿就这模样啦!

乙 嗐!

 “膀高膀低定有前妻”。青年人千万别结婚。没结婚的时候线条儿,体型儿,模样儿挺好看,结婚以后,全这模样儿。

乙 这都哪儿的事呀!

 女人搞对象,看见这模样儿的别跟他搞。

乙 为什么?

 他有前妻了!

乙 你这是胡讲啊!

 这都是过去的老词儿。

乙 现在改了。

 包公好言相劝,陈士美拒不承认,两个人打赌击掌!

乙 这段叫“双击掌”。

 包公陈州放粮,秦香莲真来找陈士美来了。

乙 对!“闯宫”。

 陈士美不认秦香莲,又命韩琪后边追杀!

乙 这段叫“杀庙”。

 一无冤二无仇,韩琪下不去手,自刎而死,放走他们母子三人。旧恨新仇,秦香莲在包公轿前告了陈士美!

乙 哎。“告刀”!

 包公一听就火儿了,“来人!把陈士美逮捕了!”

乙 您等会儿,什么就逮捕了?

 包公那脾气,他哪儿管这个。

乙 不行您哪。陈士美是当朝驸马,皇亲国戚;那得请。

 对!请陈士美过府欢宴,包公迎到府前,抱拳拱手(天津方言):“这不陈大爷嘛?哪么来晚了?没给您啦准备吗好饭,贴饽饽熬小鱼儿。二格!打酒去!”

乙 您先等等,包公是哪儿的人?

 天津人,这谁不知道!

乙 我就不知道!

 那是你不注意,饭馆里写得明白:“天津包”,天津包儿就是包公啊?

乙 嗐,那是包子铺。

 对呀!没有包公,哪儿来的包子。

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!包公是安徽合肥小包村的人。

 对。见了面苦口婆心,好言相劝:“陈驸马,若不相认,她母子三人定流落他乡,沿门乞讨。结发之妻,幼小儿女,你我做父母者哪能忍心!”

乙 真是语重心长。

 陈士美是王八吃秤砣——铁了心了。不认。包公火儿了,把证据拿出来了。(唱)“驸马公休要巧言讲,现有凭据在公堂,人来看过香莲状。驸马公近前看端详,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,状告当朝驸马郎,你欺君王瞒皇上,毁婚男儿招东床,状纸押在某的大堂上。驸马!咬定牙关为哪桩?”有人告你,该认了吧?陈士美一看,笑了:“既然有人将我告,你何不升堂问根苗?”包公一听:“逗气儿?爷们儿!”

乙 “爷们儿”!这是包公说的?

 我体会剧情发展到这儿,应该有这么一句。

乙 没听说过。

 包公火儿了:(唱)“你叫我升堂有什么好?霎时叫你的魂魄消。王朝马汉站堂道。”冬冬冬!“升——堂!带上了秦香莲叫她认夫豪!带香莲!”我给你学两句梅派。

乙 好哇!

 秦香莲饱受冤苦,悲悲切切,但很刚强。您注意她这感情。

乙 您给学学。

 (唱声音嘶哑)“秦香莲上堂来……”

乙 行了,行了!谁踩你脖子啦?这是什么味儿?

 控诉,能有好味儿吗?“秦……”

乙 行了,别唱了!

 秦香莲往那儿一跪,陈士美一脚把她踢一个跟头,拔宝剑就要杀。眼看宝剑就到了,包公过去来不及了,一着急,急中生智,撩袍把手枪掏出来了:“不许动!把手举起来!”

乙 不许动!把扇子放下!那时候有手枪吗?

 老手枪!

乙 没听说过!用袍袖一挡就成了。

 包公心里不痛快,好小子,这么厉害!(唱)“你命韩琪行霸道,杀妻灭子为哪条?”(学陈)“我命韩琪你们谁知晓?”(学包)“现有你宫内杀人刀!”(学陈)“为何有刀无有鞘?”(学包)……

乙 怎么啦?

 包公让陈士美问得张口结舌。

乙 没有刀鞘!

 在这关键时刻,秦香莲唱了一句。

乙 怎么唱的?

 (变味儿)刀鞘现在……

乙 怎么又唱上了?

 你让我唱的。她说:“刀鞘现在韩琪腰。”包公命令:“王朝马汉取刀鞘。”王朝马汉出了开封府,一骗腿,骑上摩托,嘟……

乙 下来!那年头儿有摩托吗?

 老摩托!

乙 什么呀?骑的快马!

 取回刀鞘,一对正合适,陈士美害怕了!“大堂以上刀对鞘,谅我插翅也难逃。来人与爷忙顺桥。”包公上去一挡:(东北话)“哪里去!你上哪儿?”

乙 这是哪儿的话?

 我怕你听不清楚。

乙 全听得明白!

 陈士美一撇嘴(唱):“我与你上金殿面见当朝!”你干吗?在开封府欺负我,走!找皇上去,我不怕你!

乙 怎么啦,这是?

 陈士美吓哭了!

乙 没听说过。

 他用皇上吓唬包公,包公不怕。(唱)“开封府有人将你告,你先打官司后上朝。”

乙 铁面无私,够厉害的。

 陈士美毛驴子不倒架。(唱)“纵然有人将我告,你把我当朝驸马怎开销?”

乙 嗬,嘴够硬的!

 包公一听火儿了。(唱)“哼,慢说你是驸马到,就是那凤子龙孙也不饶。头上打去乌纱帽……”他妈的!

乙 骂人哪!

 包公没骂,我骂的。(唱)“然后再脱你的蟒龙袍!”坏了,鞋开绽了!

乙 你慢着点儿呀!

 那时候四个武士捆上陈士美,往起一架。包公过来:“陈驸马!”“包相爷!”“陈士美!”“包炭头!”

乙 包炭头?

 陈士美倒霉,包公本来就黑,他叫他炭头,能爱听吗?

乙 应该哪?

 捧他。“小白脸。”包公一听多乐:“夸我小白脸儿,太好了,你走吧!”

乙 像话吗!

 就在这时候出事儿了,跟来的太监跑了,禀报公主,公主和太后离了宫院:“三轮,拉我开封府五毛钱,快一点儿!”

乙 下来!那时候有三轮儿吗?

、乙 老三轮儿!

 你也知道了。

乙 太后、公主能坐三轮儿吗?

 着急呀!

乙 那也不能坐三轮儿呀?

 坐什么?

乙 无轨……我也乱了。龙车凤辇!

 对,到开封府讲情。包公为难了,铡吧,对不起太后,太后是我干娘。不铡吧,秦香莲冤沉海底。回身取了三百两银子给秦香莲,心想:等她走了,铡不铡在我。秦香莲接过银子心里难受:我们千里迢迢找丈夫,不认还要杀我们,告到包公这里,给了三百两银子,上哪儿讲理去呀?心里一难受唱了两句。

乙 怎么唱的……你还说得了,那味儿实在受不了。

 她(唱)“人言包公是青天,看来官官相护有牵连。”银子往堂上一扔,领孩子走了。王朝听见她唱了,赶紧告诉包公。

乙 对!

 “报告!”

乙 什么毛病?吓我一跳!

 王朝一说,包公火儿了:“把香莲叫回来,我要当着你的面,铡陈士美,为你母子报仇。”

乙 好!

 就这时候,太后把胳膊塞铡刀里了,要铡驸马连我一块儿铡。戏演到这儿,台上台下全同情秦香莲,主张包公铡陈士美,为香莲伸冤报仇,大快人心。看这老太太捣乱,心里别扭,其中有位天津观众,噌!蹦到台上直嚷:“包公,铡!铡!铡!连这老婆儿一块儿铡,完事上法院,我去!”

、乙 他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