粥挑子



陈子贞 广阔泉演出稿

 来了。

乙 来喽。咱们两个说段对口相声。

 说这个玩意儿也有个规矩。

乙 讲究说、学、逗、唱。

 说太深的不行,也就说个家常里短儿什么的。

乙 可不是嘛。

 你就拿我家来说吧。

乙 啊。

 早晨起来,这孩子大人都有点儿山后的蝎子——

乙 怎么讲?

 饿(恶)。

乙 是呀?

 孩子没的吃呀,我媳妇就给逮俩耗子!

乙 嗐!

 光家里人还不要紧,我们那亲戚还常来,你说要命不?

乙 什么亲戚?

 我们家的娇客。

乙 噢,你们的外甥来了?

 不,是我丈母娘,孩子他姥姥。

乙 不对呀,应当你是她家的娇客,她怎成你家的娇客了?

 是呀,我们两头娇呗。孩子跑进来说:“姥姥来了!”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子:“是你肥姥姥,是瘦姥姥?”

乙 姥姥还有肥有瘦?

 姑舅姥姥家有钱,长得肥,亲姥姥家穷,长得瘦。

乙 到底是哪个姥姥来了?

 敢情是瘦姥姥来了。

乙 得!

 这姥姥一阵风似的就进屋了。我说:“姥姥您来了?”

乙 还满客气。

 你别瞧我家里穷,说话不能穷。

乙 可也是。

 我说:“姥姥,看您这意思是吃了饭来的吧?”

乙 有这么说话的吗?姥姥怎么说的?

 姥姥这一句话,我差点背过气去。

乙 怎么说的?

 “唉!要是能有点儿饭吃,也不上你这儿来呀!”

乙 得,又来个挨饿的。

 我说:“您既然没吃饭,就赶紧上炕吧。”

乙 怎么办?

 睡一觉吧!

乙 嗐!睡觉能睡饱吗?

 你知道什么!我家里有一铺宝贝炕。

乙 怎么个宝贝炕?

 我们家的炕,里头高,上头矮,你肚子里没食,头朝上一躺,一会儿就控饱了。

乙 这也太损了。

 你还别说,这老太太还真听话,躺了不到半个钟头就……

乙 饱了。

 就胖(pang)肿了!

乙 没个不胖。

 正这时候,倒霉了。

乙 怎么啦?

 门口过来个卖点心的。

乙 对呀,北京有卖粳米粥的,天津有卖面条的,各样点心都有,还吆唤哪:“粥啊,卖粥来!”

 我媳妇也醒了,说话了:“我妈来了,给老太太买点儿点心吧。”

乙 你有钱吗?

 她不管有钱没钱,溜了。

乙 走啦?你怎么办?

 就奔门口儿水缸去了。

乙 干吗?

 钱在水缸后头呢。

乙 怎么放那儿了?

 从水缸后头拎出一条裤子。

乙 啊!

 钱都在裤子里呢。

乙 有多少?

 就把这裤子往炕上一捆,往兜儿里一掏。

乙 瞧这堆钱哪!

 瞧这炕水呀!

乙 水呀!

 等水流完,就瞧见一个黄澄澄的东西。

乙 金镏子?

 假铜子儿!

乙 假铜子儿?

 假的好啊。

乙 怎么?

 真的不早就花了吗!

乙 好嘛。

 正这工夫,我媳妇回来了。我说;“你拿这个去端几碗粥去。” 我媳妇说:“人家要是不要呢?”

乙 是呀。

 我有主意呀:先别给他钱,让他把粥盛到锅里,你先喝三口,他要是不要这假铜子儿,你就白喝三口粥。

乙 这招儿真损。

 我媳妇一想:左右这回事了!把我们那一品锅拿出来了。

乙 嚯!

 大大方方出得门来,美滋滋的。“卖粥的,过来,给我盛粥!”

乙 干吗这么美呀?

 这都是我训练出来的了。

乙 这也训练哪!

 卖粥的两眼发直,把粥挑子挑过来:“大奶奶盛多少钱的粥?”我媳妇说:“盛一个铜子儿的。”这卖粥的只顾瞧我媳妇了,没留神,这么大勺子,溜溜儿盛了六勺子。

乙 这回够你们全家吃的了。

 我媳妇拿过来,没用分说,咕嘟嘟就喝了三口半。

乙 她还真听你的话。

 等把铜子儿拿出来,卖粥的一瞧:“你这钱是假的呀!”

乙 漏了。

 我媳妇说:“假就假的你将就使吧,假的还就这么一个了呢!”

乙 这倒实话。

 卖粥的一看我媳妇挺横:“行啦行啦,算我倒霉,假就假吧。”

乙 他认了?

 我媳妇一听他的话口挺松,又说了:“这你算个明白人,再把你那银子、炸糕给我拣四十、五十的。”

乙 啊!不知足啊?那能行吗?

 他一说不行,可就报应到了。

乙 怎么?

 正这时候,对门一个老太太也来买粥。这卖粥的只顾给老太太盛粥了,我媳妇端着粥锅可就过来了,抓两块炸糕就往嘴里填。

乙 偷人家呀!

 卖粥的看得清楚啊,过来就要打,咣啷一拳,他要打我媳妇没打着。打到粥锅上了。

乙 这还便宜。

 就听啪嚓又一声。

乙 又怎么啦?

 可能是我媳妇想用锅搪,这一锅粥,全扣到我媳妇脑袋上了。

乙 哎哟!

 脑袋也破了,连粥带血全下来了。

乙 出事了。

 我媳妇是不饶人的人哪,她两只手闲不住,紧往嘴里搂……

乙 还喝粥哪!

 这卖粥的也不含糊,把我媳妇头发揪住了,一伸脚给她来个大马趴;大脚丫子往我媳妇脖子这儿一踩。

乙 怎么?

 让那炸糕上不来,下不去。

乙 好嘛!

 这时才有人向我报告。我出去也打不过这卖粥的呀。

乙 那怎么办?

 我给他来个“秋风未动蝉先觉,暗算无常死不知。”往后倒退了两步,使了个“饿虎扑食”,抓四个烧饼弄到嘴里头。

乙 你也抢上啦!

 这卖粥的一看我抓他的烧饼,可就急了,一抬脚就奔我来了。他把脚一松,就听我媳妇哏儿喽一声!

乙 没气了!

 哪儿呀,她到底把炸糕咽下去了!

乙 别挨骂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