粥挑子



张笑侠搜辑整理

 唉!这几天我不太好!

乙 怎么啦,大哥?

 说不尽!现在街面上的钱实在难挣。

乙 可不是嘛,不但您,也不只咱们这生意人,哪一行也难挣钱。

 真的,前两年我每天总可以挣一元钱上下,颇颇的够我们一家子的花费,现在可不成了;平常日子不挣钱,还可以说,就拿前两天新年说吧,按说应当多挣点儿吧?

乙 大新年的谁不走走逛逛,自然要多挣点儿。

 好,还多挣呢!更糟心!

乙 怎么糟心法儿?你说一说我听听。

 兄弟你听着。三十一日那天,家里自从早晨开开门,是一文钱没有,我睁开了眼就跟出来了。

乙 干什么一早就出来?

 怕的是要帐的见了我不放。

乙 噢!是了!你不见人家就成了吗?

 先叫我们孩子他妈你大嫂子搪一搪,我以为大年底下的一定可以多挣些钱,晚上还钱的时候再见他。

乙 那就是啦!

 不想晚上回家的时候,只挣了四百二十二枚,我前脚进门,好!紧跟着要帐的也到了。

乙 还人家吧!

 我原打算元旦日吃一顿包饺子,这一来不成了。

乙 吃不吃的不要紧,还帐去病。

 可不是嘛,把小零帐还了还,下余钱还有十二枚,不用说吃包饺子,就是吃杂合面的窝窝头也不够。

乙 那该怎么办呢?

 没法子,只有喝杂合面粥。

乙 就是喝粥十二个铜子儿的面也是不够啊!

 多放点水呀!

乙 多放点水就够了?

 来个水饱儿呀!

乙 好!

 这十二个铜子儿的杂合面粥,当天晚间他们全给喝了,你看他们多饿。

乙 早晨没吃饭怎会不饿?

 是呀!我也是这么说,三十一日的晚间就算过去了,第二天元旦日,那两个孩子睁开眼就说饿。

乙 头一天喝了一肚子水,能不饿吗?

 年下了,没有人要帐了,我也就不一早就走了,我跟我媳妇两个人,一起来就坐在炕上,胜对着脸,她看我,我看她。

乙 不用说你们夫妻是很恩爱了!

 不是,因为没有饭谱!

乙 嘿!好糟?那么你们俩对看着就能够看出饭来吗?

 当然看不出饭来,但是我看她长得好看,她看了我长得好看,也就把饿忘了。

乙 好法子。

 大人是忍得了,不怕没有饭吃,紧一紧裤带就可以过去了,唉!小孩子可糟心,肚子饿了一点儿就乱喊!

乙 那是一定,小孩子懂得什么有钱没钱呢!

 一早起来,那两个孩子就喊:“爸爸,我饿。”“妈,我饿!”你说多可恨!我把他们拉了过来,每人给两个……

乙 大铜子儿。

 大嘴巴!铜子儿在哪儿哪?

乙 小孩子饿了,他一定要叫“爸爸,我饿”。

 噢!等我给你挣钱去!

乙 你给谁挣钱哪?

 你不是叫我哪?

乙 谁呀?你打了孩子怎么样?

 孩子哭着就出去了。(稍停顿)您知道我们院里连我们是三家街坊呀?

乙 知道呀!可不知道那两家是做什么的。

 我告诉你!北屋里住的公母俩,一个七岁的小孩子,男子现在公安局当科长;南屋里住的是两口子,也有一个孩子,男人在高等法院当推事。元旦回衙门里全放假,嗬!他们两家可足吃!北屋的科长吃的是馒头,做的菜,有米粉肉,熘丸子,炒木须肉。南屋的推事吃的包饺子,另外也做几样菜,两口子喝酒。

乙 真叫不错!

 我们这两个孩子,叫我给打出去了,就跑到北屋去看人家吃馒头去了!那家也不开眼!

乙 怎么?

 你就给我们孩子一个吃算什么呢?

乙 没听说过!人家不给吃就叫不开眼哪!

 我一气,把孩子叫出来了。

乙 这才对呢。

 我说;“你们两个人这儿来,人家又不给吃,看着干什么?”

乙 对!是这么说。

 “去,上南屋看吃包饺子的!”

乙 好没起色。

 好容易把那两天过来了!到了六日一清早,我丈母娘就来乙看姑娘来了!

乙 看姑娘来啦!

 哪儿是看闺女,简直是要命吗!

乙 怎么?

 三口儿人我还养不了,何况再加上一口儿呢?

乙 那也没有法子!难道还能把她老人家赶走吗?

 她一进门我就问:“您吃饭了吗?”我丈母娘说:“没有哪!”

乙 你应当说:没吃咱们一块儿吃吧!

 我说:“没吃咱们一块儿饿着吧!”

乙 怎么?

 可不是一块儿饿着,给她什么吃呢?

乙 那也不能那么说。

 我丈母娘就说啦:“不要紧,我这儿还有二十吊(即二百枚)钱呢,你拿了去买吃的去吧!”我拿了钱买了三斤白面,又买了点儿肉菜,回家足吃足喝。早晨这一顿饭,就把二十吊钱吃了个干干净净,晚饭仍旧是没有希望。

乙 你吃饱了就该出来挣钱。

 吃饱了得睡觉,哪里能出来。一出来偶一不小心,被人碰一下,要是洒了呢!岂不是白吃了吗?

乙 你看这点儿德行。

 你别看我穷,我们家那个炕,可是宝炕。

乙 怎么是宝炕?

 我们那个炕,能够治饿,也能够治饱。

乙 噢!真奇怪!怎么能治饿又能治饱呢?

 因为我们那个炕是一头高。

乙 怎么一头高。

 炕的外边高,里边低,就好像一个坡儿。要是吃得太多了,就头朝外睡;要是没吃饭就头朝里睡。

乙 噢!就是这样的宝炕呀?好!

 当天晚上没吃饭,我们就头朝里睡了,第二天早晨起来,不饿了。

乙 怎么不饿了?

 头朝下睡一夜还饿什么?真可恨,一会儿心火下去了又饿起来了!

乙 你怎么办呢?

 这个时候卖粳米粥的过来了,想买点儿吃吧没有钱。我媳妇忽然间想起来了,说:“咱们水缸底儿还有一个假铜子儿呢!”

乙 真是穷人瞎搜寻。

 我媳妇就把那个假铜子儿找出来,拿了一个大沙锅去买粳米粥。

乙 一个假铜子儿还拿一个大锅。

 我媳妇出去了,把假钱和沙锅给了卖粥的,卖粥的说:“大奶奶,要不是看你长得好,假铜子儿一定不卖给你粥!”我媳妇说:“得啦!就是那么回事,不给你钱跟你要点粥喝也不能不给呀!”说着,走到挑子后面,见有炸糕,她拿起来一个就吃,三口两口就吃完一个,跟着又拿了一个,卖粥的看见了,放下了沙锅,跑过一把拉住了我媳妇的手,去抢炸糕,我媳妇拿着炸糕就往嘴里放,卖粥的把我媳妇按倒地下,一手按住脖子,一手仍旧是抢炸糕。这个时候我出来了,看见我媳妇被卖粥的按住,我跑过去,一把就把卖粥的拉开了,就听我媳妇的嗓子眼儿里哏儿喽一声……

乙 死了?!

 炸糕咽下去了!

乙 好德行。

 我问卖粥的因为什么把我媳妇按在地下,他说抢了他的炸糕。我们说话的这工夫,我媳妇已经爬了起来,又拿了两块炸糕吃。

乙 真缺德。

 卖粥的一定要钱,说我媳妇吃了他的炸糕;我一定不答应,他打了我媳妇。这个时候警察来了,我是因为他打了我媳妇,他是因为我媳妇吃了他的炸糕,非打官司不可。

乙 还打官司哪!

 不打官司还成!警察把我,我媳妇和卖粥的,全带到区里去,孩子交给我丈母娘,我们从区里又转到公安局。

乙 怎么过的堂?

 推事先问卖粥的:“你们因为什么?”卖粥的说:“这个大奶奶,她先拿着一个假铜子儿,要买粥,我看怪苦的,给她一点吧!谁想她看了我的炸糕,拿起来就吃,我就往回抢炸糕,这个时候这个小子出来了,拉着我不答应,说我打了他媳妇。老爷看这是什么事?吃了炸糕不给钱,还要打人。”问完了他又问我媳妇:“你是吃他的炸糕来着?”我媳妇说:“是呀!我并没有说不给他钱?他为什么不叫我吃呢?难道说他不是卖的吗?”

乙 真能说!

 问完了她,又问我:“你为什么打卖粥的?”我说;“他是卖的,我们是买的,他准知道我们吃了不给钱吗?他不问一问就打我媳妇,在公理上是说不下去的,请推事先生公判。”

乙 你们两口子真能说!

 推事先生听了我们三个人的口供,大发雷霆之怒,把惊堂木一拍,说:“好你个大胆的卖粥的,你的炸糕是卖的不是?”他说:“是!”推事说;“既然是卖的,为什么人家吃,你打人家?你准知道人家不给你钱吗?真可恨!混帐东西!跑这儿来乱告!现在你是认打认罚?”卖粥的哭了,说:“老爷!你老说吧!认打怎么样?认罚怎么样?”推事说:“认打,打你二百嘴巴,二十天苦工;认罚把你的粥挑子给他们。”

乙 好厉害。

 卖粥的说:“二百个嘴巴哪儿受得了,还不打死,我还是认同吧!”

乙 这一来你抖起来啦!白得一份粥挑子,又是粥又是炸糕。

 粥挑子可是判给我了,卖粥的反倒乐了。

乙 怎么没挑子倒乐了呢!

 把我的媳妇判给他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