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五子



马敬伯 王宝童整理

 (乙站当中,站右,丙站左)

 这回咱们三个人说一回。

乙 三人相声可不好说。

丙 怕您不行(指乙)。

乙 我不行?那我出主意,你们俩跟着我说。

 您出主意吧。

乙 咱们打字上说点东西。

丙 行。

乙 说一回“一字一像,一升一降”(“一字一象,一升一降”部分,又称《字象》,传为穷不怕(朱少文)作)。

 什么叫“一字一像,一升一降”?

乙 咱们仨每人说出一个字来,还得说说这个字像什么,它做过什么官,又因为什么丢官罢职。

丙 这个不容易。谁先说?

乙 我先说,你(指丙)二说,你(指)最末说。

 行,你说个字吧。

乙 我说个“一”字。

 它像什么?

乙 像一根擀面棍儿。

 啊?不像。擀面棍儿是当中粗两头细;这“一”字写出来是两头粗当中细。

乙 你不知道,我这擀面棍儿使得年头多了,把当中都磨细啦。

 嘿!它做过什么官?

乙 做过“巡案(按)”。噢,八府巡按钦差大臣。

乙 不是那个巡按。擀面棍儿不得在案板上擀面吗?“巡”这个“案“。

 它要在木墩儿上擀呢。

乙 那叫“巡墩儿”——有这个官儿吗?

 因为什么丢官罢职?

乙 因为是“新瓷面软”。

 因为这巡按心慈面软,不能执掌大权?

乙 不是那么个“心慈面软”是“新”买的“瓷”盆,把“面”和“软”了,不能擀啦。

 要是擀呢?

乙 一擀就粘上啦。

 行,你说上来啦。

乙 该你(指丙)说啦。

丙 我说一个“二”字。

 它像什么?

丙 像一双筷子。

乙 啊……不像。筷子应当俩一般儿长;“二”字写出来是一长一短。

丙 您不知道,我这筷子是捅炉子给烧了一截去。

乙 你怎么拿筷子捅炉子?

丙 我那火钩子没找着。

乙 它做过什么官?

丙 做过“净盘大将军”。

乙 噢,就是“御膳房”给皇上敬菜的那位?

丙 不是,有它就能把“盘”子里的菜吃得干“净”,这么叫“净盘大将军”。

乙  因为什么丢官罢职?

丙  因为它好搂。乙噢,贪赃受贿。

丙 不是那个搂。搂菜。

乙 搂菜?怎么不夹菜吃?

丙 夹不上来。

乙 怎么夹不上来?

丙 两根筷子不一般儿长。

乙 对呀,我把这碴儿忘啦。该你(指)的啦。

 我说个贸易的“易”字。

乙 这个字是有了,像什么?

 像个扫地的笤帚。

乙 啊……不像。

 怎么不像?

乙 我问问你,笤帚把儿?

 上边儿那“日”字儿好比笤帚把儿。乙笤帚苗儿呢?

乙 笤帚苗儿呢?

 下边那“勿”字儿好比笤帚苗哇。

乙 不对,那“勿”字才四笔呀,那笤帚有四根苗儿的吗?

 是啊……我这不是破笤帚吗?

乙 嘿!老擀面棍儿、折(she)筷子、破笤帚全凑到一块儿啦!它做过什么官呢?

 做过“督(都)察院”。

乙 嗬,这官可不小,是王金龙那官儿?

 不是那个都察院,是因为总拿它扫院子,所以才叫“督察院”。

乙 要拿它扫胡同呢?

 啊……那就叫“都察胡同”啦!

乙 有这官儿吗?因为什么丢官罢职?

 因为“地面不清”。

乙 因为什么“地面不清”啊?

 您想啊,就四根笤帚苗,那能扫得干净吗?

乙 这么个“地面不清”啊!这回改了,每人说两个字,得同旁;另外再说一个字,拆开念成两个字。再从这里边找出两样东西, 这两样东西得相似,还得前言搭后语。

 还得您先说。

乙 二字同旁“猴”跟“猿”。

 一字拆开呢?

乙 “出”字拆开两个“山”。

 前言搭后语?

乙 这山上出猴,那山上出猿。

 好,说上来啦。

乙 该你(指丙)说啦。

丙 二字同旁“梁”跟“柱”。

乙 一字拆开呢?

丙 “林”字拆开两个“木”。

乙 前言搭后语?

丙 这块木料是梁,那块木料是柱。

乙 该你(指)的啦。

 二字同旁“疮”跟“疥”。

乙 一字拆开呢?

 “朋”字拆开两个“月”。

乙 前言搭后语?

 这月你(指乙)长疮,下月他(指丙)长疥。

乙 我们招你啦?

 没法子,这不是赶上了吗!

乙 这回咱们说回三字同头,三字同旁;也得前言搭后语。

 您说吧。

乙 三字同头“芙”、“蓉”、“花”。

 对,芙、蓉、花都是草字头。三字同旁呢?

乙 三字同旁“姐”、“妹”、“妈”。对,姐、妹、妈三个字都是女字旁。前言搭后语?

乙 要戴芙蓉花,除非姐妹妈;不是姐妹妈,戴不了芙蓉花。

 这还真合辙呀!

乙 该你(指丙)说啦。

丙 说三字同头“常”、“当”、“当”。

乙 对,都是尚字头。三字同旁呢?

丙 三字同旁“吃”、“喝”、“唱”。

乙 对,都是口字边儿。前言搭后语?

丙 皆因我爱吃喝唱,故此我才常当当;要是不爱吃喝唱,我何必常当当!

乙 嗬!这贫哪!该你(指)的啦!

 说,三字同头“疮”、“疥”、“疔”。

乙 好嘛,又来啦!都是病字头儿三字同旁呢?

 三字同旁“哎”、“哟”、“哼”。

乙 噢,都是口字边儿。前言搭后语?

 “因为你们(指乙、丙)长疮疥疔,所以才哎哟哼,要是不长疮疥疔,何必哎哟哼!”

乙、丙 咱们怎么啦?

乙 这回说一回四字连音。

 什么叫四字连音?

乙 就是每人说四句话,要合辙押韵;最末那句要把音连上,所以叫四字连音。

 好,您说吧。

乙 说,一碗冷粥,倒在阴沟。狗钻沟眼,狗够沟粥。

 这怎么讲?

乙 冷粥就是剩稀饭,给倒在阴沟里啦。来了一条狗要喝这粥,它拿嘴盔子够着喝。这么叫“狗够沟粥”。

 真费事!乙该你(指丙)说啦。

丙 二董同铺,横搭一褥,西董翻身,东董冻肚。

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?

丙 有讲儿啊。

乙 怎么讲?

丙 头一句“二董同铺”,就是两个姓董的同在一个床铺上睡觉,这叫“二董同铺”。

乙 “横搭一褥”呢?

丙 他们俩横着盖一个褥子,叫“横搭一褥”。

乙 唉!那被子都哪儿去啦?

丙 啊……不是这个“常当当”都当了吗?

乙 噢,跟前边又接上啦!“西董翻身”呢?

丙 就是西边那姓董的一翻身,把褥子都裹过来啦,东边儿那姓董的把肚子都给晾出来啦。

乙 口字连音呢?

丙 这么叫“东董冻肚”。

乙 好嘛,掉河里啦!该你(指)的。

 说,一领细席,席上有泥;溪边去洗,溪洗细席。

乙 瞧这劲费的!你这怎么讲啊?

 就是炕上铺的席子,有粗的有细的;我这是一领细席。

乙 二句呢?

 “席上有泥”,沾上泥啦。

乙 第三句呢?

 “溪边去洗”就是把席子拿到溪边洗洗席上的泥。

乙 四字连音呢?

 就是“溪洗细席”。

乙 嘿!这回咱们说回五个字的。每人以一样东西找出五个“子”来。

丙 那有什么!我能以一样东面找出六个“子”来我能找出八个“子”来。

乙 咱们到底依着谁呀?我看,干脆,咱们每人找出七个“子”怎么样?

、丙 行!

乙 最好咱们仨一个人起一个带“子”字儿的名字。

 行,我给你们俩起名字:你(指乙)叫“油瓶子”,你(指丙)叫“盐罐子”。

乙 嗨!这叫什么名字?

 这不是都有“子”字儿吗?再说这名字也是临时的。

乙 嗯。那么你叫什么呢?

 我叫——“君子”。

乙 嘿!你倒好啊!我给你起名字吧,你叫“茄子”。

 咱们仨一个“油瓶子”,一个“盐罐子”,一个“茄子”,咱就炒着吃吧!

乙 咱们在说之前先得报自己的名字。

 行。您先说吧。

乙 我叫“油瓶子”。你(指)给我记着有一“子”啦。

 哼。

乙 我手拿把扇子。

 两个“子”啦。以扇子找,可不能离开扇子啦?

乙 当然啦。有扇骨子。

 三“子”。

乙 是竹子。

 四“子”。

乙 有扇轴子。

 五“子”。

乙 还有扇面子。

 才六个“子”呀。乙(为难地找了半天)唉!这儿(指扇面儿)撕了个口子。

 瞧这寸劲儿!

乙 该你(指丙)说啦。

丙 我叫“盐罐子”。

乙 有一“子”啦。

丙 我穿着褂子。

乙 两“子”。

丙 有领子。

乙 三“子”。

丙 还有袖子。

乙 四“子”。

丙 上有纽子。

乙 五“子”。

丙 还有兜子。

乙 六“子”。还差一“子”呢!

丙 (找了半天)唉!这儿还有个线头子。

乙 嘿!也找上来啦!该你(指)的啦。

 我——我叫什么来着?

乙 你叫“茄子”。

 有一“子”啦。

乙 不行,得你自己说。

 我叫“茄子”。

乙 有一“子”了。

 我娶了个媳妇儿。

乙 这没有“子”。

 她是个女子。

乙 多新鲜哪!两“子”。

 跟我过日子。

乙 三“子”

 生了俩孩子。

乙 四“子”。

 那天她跟我打架“子”。

乙 这不像话!没有说叫打架“子”。

 是啊,她挠了我胳膊一道子。

乙 这才五个“子”呀!

 我一赌气摔了“油瓶子”,砸了“盐罐子”!

乙、丙 噢,咱俩人哪!